首页 房地产投资新闻正文

去年宏观杠杆率上升6.1个百分点,居民部门仍是主要驱动力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于2月15日发布《2019年度宏观杠杆率报告》。乐彩轩代理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宏观杠杆率在一季度出现了大幅攀升,二、三季度增幅回落,四季度出现了增幅下降,整体呈前高后低态势;这与经济增长的态势基本一致。

具体来看,2019年实体经济杠杆率245.4%,比上年上升了6.1个百分点,四个季度分别上升了5.1、0.7、0.9和-0.6个百分点。分部门来看,居民部门杠杆率全年上升了3.7个百分点,仍然是总体杠杆率攀升的主要驱动力。政府部门杠杆率全年上升了2.1个百分点,相对于前些年而言也增幅明显。非金融企业部门的杠杆率全年仅上升了0.3个百分点,除了第一季度有较大幅度攀升,后三季度增幅都呈下降态势,企业部门仍然处于去杠杆进行时。金融部门杠杆率,以资产方统计全年下降了4.6个百分点,以负债方统计则上升了0.2个百分点。总体上,金融部门杠杆率趋于稳定,金融去杠杆或将告一段落。

影响居民杠杆率的主要变量是房地产贷款

居民部门杠杆率仍在上升,上升趋势有所减缓。2019年末居民部门杠杆率为55.8%,相比于2018年末的52.1%上涨了3.7个百分点。居民杠杆率增幅较高的年份是2009年(5.6个百分点)、2016年(5.5个百分点)和2017年(4.0个百分点),2019年的上升幅度仍属于较高水平


去年宏观杠杆率上升6.1个百分点,居民部门仍是主要驱动力


居民部门杠杆率2019年全年上升了3.7个百分点,仍然是总体杠杆率攀升的主要驱动力。

报告指出,影响居民杠杆率的主要变量是房地产贷款。2019年末居民总贷款规模为55.3万亿元,其中中长期消费贷款为34.0万亿,是构成居民贷款的主要部分,占居民全部债务的62%;而个人住房贷款余额约为30.0万亿,占居民全部债务的54%。从长期来看,居民贷款与住房按揭贷款的周期波动是基本一致的,居民部门的杠杆率也主要受到房地产周期的影响。

国企和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占比也仍然居高不下。而另一方面,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的融资渠道和融资意愿不足。虽然国有大型银行在2019年已经开足马力,超额完成了对小微企业普惠贷款的任务,但由于表外融资渠道的萎缩,矛盾并未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局面依然存在。这一困境只能通过继续深化金融供给侧改革来解决。这包括银行和资本市场两方面力量的共同作用。

政府部门杠杆率从2018年的36.2%升至2019年末的38.3%,全年上升了2.1个百分点。与之前几年相比,政府杠杆率升幅较为明显。其中,中央政府杠杆率从2018年的16.2%升至2019年的16.8%,全年上升了0.6个百分点。地方政府杠杆率从2018年的20.0%升至2019年的21.5%,全年上升了1.5个百分点。

金融部门杠杆率止住了下降趋势,趋于稳定。资产方统计口径杠杆率由2018年末的59.4%下降到54.8%,全年下降了4.6个百分点。负债方统计口径杠杆率由2018年末的59.7%微幅上升到59.9%,全年升高了0.2个百分点。金融杠杆率自2017年开始的强监管便掉头向下,至2019年已逐渐趋于平稳,从负债方口径来看尤其如此。

2020年宏观杠杆率上升幅度大概率高于2019年

报告认为,综合来看,依照前两年的稳(去)杠杆路径,2019年宏观杠杆率的攀升有些意外。不过,鉴于经贸摩擦导致经济下行压力,以及2018年去杠杆太猛产生较大负面作用需要纠偏,2019年杠杆率出现较快上升,亦在情理之中。而且,全年6个百分点的杠杆率增幅,只及2008-2016年年均杠杆率增幅的一半,体现了政策当局的定力。

另一方面,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2020年经济增长面临更大压力,宏观杠杆率上升幅度大概率会高于2019年。初步预测,2020年宏观杠杆率或将上升10个百分点。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在2月16日发布的“国内宏观经济”季度报告中指出,此次疫情冲击带有明显的地区、行业和群体差异。从结构和行业看,相对于制造业来说,服务业增速受疫情影响会出现更快下滑,但疫情过后服务业增速的反弹速度也较快,表现出“大落大起”的特征,而农、林、牧、渔等行业受到疫情的冲击则相对较小。从疫情冲击的企业类型来看,疫情冲击主要集中在中小企业。

2月7日,针对疫情对国家去杠杆的政策有什么影响,人民银行副行长、乐彩轩代理外汇局局长潘功胜表示,近年来,在多种政策措施的共同作用下,我国的宏观杠杆率保持基本稳定,宏观的总体杠杆率水平已经近十个季度维持在250%左右。结构性的去杠杆取得明显的效果,企业杠杆率的水平一直在趋于下降状态,较2017年高点,这两年下降了5-6个点,家庭部门和政府部门的杠杆率水平的增速也是趋于下降状态。我国有充足的政策工具来应对经济下行的压力,在国际上主要的经济体中,中国的货币政策仍然是少数的处于常态化货币政策的国家。在疫情的背景下,在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的背景下,保持经济增长更具有重要性。人民银行在货币政策方面将认真研判,把握好度,平衡好货币政策支持经济增长和稳杠杆的关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