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房正文

嵊州一农户住房有产权证却被当地办事处签名造假强拆,一年未赔偿

原标题:嵊州一农户住房有产权证却被当地办事处签名造假强拆,一年未赔偿

自己购房加装修花了近百万元买的房,却被办事处工作人员做手脚后强拆,赔偿事宜交涉一年至今未果,打官司提交的证据又不被法院采信,这一切导致一家人身心俱疲,不知到哪儿说理去。近日,浙江省嵊州市鹿山街道小砩村的村民刘飞燕、赵勇一家投书媒体,反映自己在本村购买的已取得产权证的住房被鹿山街道办事处通过伪造签名后强行拆除,当地办事处承认工作失误,并且还出具了书面证明,但就赔偿一事一直未能兑现,导致该户村民拿不到需要重新买房的赔偿款,只能租房居住。

道工作人员办错了证为何将错就错?

事情的来龙去脉究竟是怎么回事?刘飞燕将过程告诉了记者:2020年1月20日,她和她老公赵勇的住房以及老公父母、老公弟弟和老公侄子遭遇嵊州市鹿山街道办事处的强拆,导致整个家族失去了住所。为此事找过有关部门多次,但至今没有得到解决。刘飞燕介绍:“赵勇在省里的一家建设集团公司工作,是单位的项目经理,工作一直踏实勤恳,积极努力,因为此事让他的工作受到了很大影响,也严重影响了家庭的稳定。”

据刘飞燕将自己家经历的遭遇反映给媒体的材料显示:2017年6月,他们夫妻拿出多年积蓄,向本村村民赵洪铨购买了一幢位于445号、面积78.3平方的三层楼房,并经村、街道、土管局等有关部门联审批准后,在2018年4月份按照鹿山街道办事处要求上缴了罚款(罚款是街道出台的办理房屋产权的统一规定),办理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动产权证,办证之后进行了装修,房款加装修总计花费了约80万元。原门牌号在2018年4月27日变更为518号。

2019年8月,本村整体拆迁,赵家全力配合拆迁工作,街道分组进行每家评估并收集各户的房屋产权证,统一由鹿山街道保管。赵家的房屋产权证收走之后,街道书记汪美芳多次找他们谈话,说街道工作人员办错了证,需要他们自己去主动注销房屋不动产证,如不去主动注销将要强制注销。刘飞燕当时问:“我们用血汗钱合法获得的产权证经过层层审核是什么原因办错了呢?已付的购房款和装修费用谁来补偿?汪书记说,街道办证的人做错事情,大不了换一下工作,扣点奖金而已,没有关系的。

嵊州一农户住房有产权证却被当地办事处签名造假强拆,一年未赔偿

嵊州一农户住房有产权证却被当地办事处签名造假强拆,一年未赔偿

展开全文

“2019年11月25日国土局送来通知书,通知我们要在30天内带着房产证原件去土管局主动注销房屋产权证,否则将强制注销。村委会的赵中昌书记也再三劝我们去注销产权证,否则街道会用一万种理由给你扣上犯法的帽子。我们听了非常害怕,每天又急又无奈。”刘飞燕非常委屈地向记者介绍:“12月12日我去街道拿产权证,汪书记说该证在国土局,国土局则说让我们带证去注销,说明这个证没有在国土局。2020年1月20日早上6点,也就是除夕的前三天,有上百人砸破铁门和二楼阳台的玻璃闯进屋里将80多岁的三位老人、6岁的儿童、两位妇女赶出了房屋;有几个还是被抓住手脚强行抬出来的,抬出后直接摁到车里,后来把他们关到了指挥部里,直到房子被全部拆迁完才还他们人身自由。”

嵊州一农户住房有产权证却被当地办事处签名造假强拆,一年未赔偿

原告向被告要求赔偿屋内物品损失为何不支持?

就一审判决,律师向记者指出,鹿山街道在违法强制拆除过程中,未进行书面清点登记及妥善保管、移交涉案房屋的材料及内部家具物件,径直破坏或搬离,且迟迟不告知当事人被搬离物品的存放地点。鹿山街道直至当事人起诉后的2020年7月30日才第一次通知当事人相关物品的存放情况并要求当事人前往领取,而在当事人于2020年8月14日前往领取物品时发现,领取地点的大门在此前一直被砖瓦封死,对于以上事实,鹿山街道在庭审过程中也已承认。在当事人如约前往领取物品时,发现领取地点内,物品随意丢弃、堆放杂乱,难以清点核对,且均已毁损或发霉,根本无法继续使用。当事人在领取地点当场要求鹿山街道提供物品清单进行核对清点时,鹿山街道拒绝提供,在一审庭审过程中,鹿山街道也自认因现场过于凌乱,未来得及对存放地点内的全部物品进行清点。

律师说当事人在接到鹿山街道的物品领取通知后即如约前往认领,但因鹿山街道未对存放物品进行整理和全面清点,当事人无力自行核对,且物品由于鹿山街道的不当保管出现毁损或发霉,无法继续使用,故当事人有权要求鹿山街道赔偿屋内物品损失。

嵊州一农户住房有产权证却被当地办事处签名造假强拆,一年未赔偿

应该合法保障村民的权益为何枉顾事实存在?

“问题主要出在鹿山街道办事处造假上。”刘飞燕强调:“2020年9月16日,我们向法院提起强拆诉讼的法庭上,鹿山街道办事处还提供了造假证据(有复印件),在5月25日伪造签字和盖手印注销了我们的房产证。此外,还提供一份不动产登记审批表,这份审批表第一页申请人姓名是赵勇,第二页初审意见一栏里却出现的是赵勇的侄子赵袁浩本人申请,申请人居然前后不一致。”

就当时的情形,刘飞燕介绍说:“2020年5月25日鹿山街道工作人员章浙坤伪造赵勇签名违规注销;还提供一份不动产登记审批表,这份审批表第一页申请人姓名是赵勇,第二页审批意见里是赵勇侄子赵袁浩,就这样无任何合法手续轻易注销老百姓不动产权证,强拆老百姓的房屋。视老百姓一辈子的心血如粪土,随意践踏。在我们提出注销申请书上非赵勇本人签字、也并非我们自愿申请注销更无委托他人申请注销时,鹿山街道提供了一份情况说明。这个情况街道承认是他们工作人员章浙坤所签,非赵勇本人,他所说的原来注销书由赵勇签名后交于章浙坤,这个不是事实。”

嵊州一农户住房有产权证却被当地办事处签名造假强拆,一年未赔偿 左图是鹿山街道办事处“犯错”的书面说明,右图是赵勇的房产证,他的签名明显有涂改的痕迹

刘飞燕认为,从中央到地方再三强调要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可是嵊州市鹿山街道却在疫情爆发这个时候对我们房子进行强拆、强行把我们屋内物品拉走也未经过任何公证、物品清点,至我们家人只穿了身衣服出户、使我们整个家族无家可归、陷我们生活于水深火热之中。

刘飞燕最后向记者表达了这样的诉求:“我们希望有关部门能够保障我们的合法权益,帮我们解决以下三点:一、合法保障我们普通村民符合国家一户一宅条件(合计一宅占地面积不大于140平米)的权益。二、我们用血汗钱合法取得并拥有不动产权证的房子,希望享有其他村民同等的拆迁安置待遇。三、强拆我们的房子损坏我们的私有财产希望能得到赔偿。”

嵊州一农户住房有产权证却被当地办事处签名造假强拆,一年未赔偿

就刘飞燕反映的问题,记者先后采访了嵊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以及街道办事处,都未就此事给予记者明确答复,前者推脱到办证部门,后者表示不能直接接受记者采访,需要征得上级有关部门同意。

现在又是年关在即,刘飞燕整个家族无家可归已经将近一年,80多岁的父母每天翘首为盼,希望早日有家可归,马上就要过新年了,刘飞燕希望媒体能查明事实,给予自己和家人一个栖身之地! (陈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