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房正文

1000万人的通勤路:困在上班路上的打工人

原标题:1000万人的通勤路:困在上班路上的打工人

据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显示,36个全国重点城市中,共有 超过1000万人正在承受60分钟以上的极端通勤之苦,占通勤人口的13%。

单程60分钟,每天至少两个小时在路上消失。

有人做过这么一个计算,1000万人每人两个小时,加起来有两千多年,意味着每天有近30个人的完整人生浪费在通勤路上。

这些超长通勤的人,是如何度过每天的漫漫长路的?

1000万人的通勤路:困在上班路上的打工人

地铁早高峰 只有队伍前三才能抢到座位

早上七点,北京地铁四号线始发站天宫院站已经挤满了人,张新正挤在人群中。车辆进站,车门正面的三条长队开始上车,但每条队伍只有前三人走了上去,剩下的人默默停下了脚步。

最先上车的人快速找到座位坐下,侧面没有排队的人开始上车,几秒钟后原本空空如也的车厢挤成了沙丁鱼罐头。在第二班车进站时,张新作为队伍前三名上车拿到了座位,开始单程20站地铁的通勤路。

“天宫院的规矩,作为始发站,想要拿到座位的人要排成三队等候。一般每队只有前三人能有座位,所以后面的人会继续等待下一班车。当排队的人停止上车后,不在乎座位又没有排队的人才可以从侧面插队上车。谁也不知道这个规矩是谁定的,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但大部分人都会自觉遵守。”张新说。

1000万人的通勤路:困在上班路上的打工人

展开全文

天宫院地铁站外排队进站的人群(来源新京报)

在天宫院上车的人分成几种,一部分是住在附近几个小区的人,一部分是从河北固安坐班车进京的人,还有一部分是从北边几站反向坐地铁过来希望能有座位的人。这三类人,把从天宫院驶出的地铁挤得满满当当。

张新每天都会等到有座位才上车,一般这需要等两到三班地铁。为了这个奢侈的需求,他每天要提前出门十分钟。每一个坐过四号线的人都知道,这个奢侈的需求并不矫情。

北京地铁四号线从天宫院始发向北行驶,在始发站就已经挤满人的车厢,在之后每一站还会继续有旅客上车。从天宫院到角门西的十二站里,只有人持续上车,几乎没有一个人下车。有座位的人有一片属于自己的区域,而站着的人只能在每一站新上车乘客挤压下,摆出各种形状,闻着不同的味道,度过漫漫长路。

住在房山长阳的陈林每天七点十五分达到地铁站,因为这个时间会有一班发自篱笆房的房山线区间车到达,虽然不可能有座位,但至少能有个相对宽敞的站立位置。

地铁安全员大声喊着让乘客往里走,但陈林从来都没有听过她的话,坚定地站在门口不动。因为三站之后的房山线终点站郭公庄,同时是他们进城必须换乘的九号线始发站。站在门口的陈林,可以用最短的时间冲到门前,抢到最好的位置。

之后,陈林还要经过九号线、一号线,换乘到达上班的地点,单程21站地铁。

1000万人的通勤路:困在上班路上的打工人

地铁通勤众生相 发呆看剧刷视频

张新在地铁上的爱好是看人。坐在座位上,看着每一个站着乘客的举动、表情,享受着难得的一丝优越感。毕竟,站着的那些住在四号线北边车站的人,无论是租金还是房价,都明显高于他这个租住在始发站的人。

1000万人的通勤路:困在上班路上的打工人

早高峰的北京地铁十号线(来源:新华社)

张新说,他能从一个人在地铁上的状态判断这个人的生活。

戴着隔音耳机一上车就往车厢中间挤的是地铁老油条。这个位置最空,噪音和晃动最小,加上隔音耳机,基本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避免打扰。最关键的是这个位置距离每一个座位都近,最容易在乘客下车时抢到座位。

上车就站在门口的分两个极端。一种是新来的,完全不知道早高峰地铁套路,站在正门口被上下车的人挤来挤去十分难受,偶尔还会与他人发生口角。

另一种是对地铁生死看淡的人,他们完全不在意座位,站在门前边角上,无视地铁里发生的一切。这些人甚至很多全程都不用手机,单纯闭目养神或者发呆。

“我觉得地铁里最神奇的一群人是什么都不做的。他们全程不看手机、不看书、不听音乐,就是单纯的坐着或者站着,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四号线上,坐着的人大部分都在玩手机,聊天的、刷抖音快手的、刷剧的都有。站着的人里大部分都在戴着耳机听歌,手机装在兜里,毕竟那个拥挤程度,拿出手机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在通勤途中,大部分人都是通过短视频、音乐、电视剧消磨时光,少数人会利用这段路程学习。陈林在房山线上,见到过看法考视频的、背单词的、做考研题的。“特别佩服这种人,能够在地铁那种嘈杂的环境中沉下心来学习,真的很不容易。我也试过几次,看了没几分钟就烦躁不安,只能换成看抖音消磨。可抖音快手这种东西吧,看的时候觉得时间消磨挺快,看完了又觉得啥也没干,时间全浪费了。”

1000万人的通勤路:困在上班路上的打工人

长期超长通勤的人 被挤压到失去生活

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人选择60分钟以上的通勤?

张新说,据他观察,租住在远郊区的是两种人,一种是真穷的,一种是穷且“矫情”的。张新自认为属于后者。

1000万人的通勤路:困在上班路上的打工人

某租房app上西三环某小区和天宫院某小区租金对比

“如果不考虑通勤,两者的生活品质是天壤之别。一个是和别人合租破旧的老房子,抢厕所、抢厨房,忍受邻里的噪音;一个是整租一套房子,空间宽阔,爱怎么造怎么造。 我没钱,又想住的好一点,只能在距离上吃亏。有得就有失,没得办法。”

还有很多人是张新说的“真穷”,在远郊区和别人合租。有些可能是收入有限,只能承担这个价格,有些人是在认真存钱,不愿拿出太高的比重租房。但无论哪种情况,在大兴、房山、顺义等地租房的年轻人,确实可以享受到比市区更好的居住条件

但为此付出的代价也很昂贵。

“没有生活。每天天不亮就出门,回到家早了也要接近九点。完全没有个人的生活,也基本没有了社交。一场饭局对别人来说就是一顿AA的饭钱,对我来说还要加上远大于饭钱的打车费,因为稍微聊聊天就错过末班车。工作也是一样,我们自己觉得七点出门,九点到家,是十四个小时工作,每天疲惫不堪;但在老板看来,你是九点半到的公司,七点下班,并没有加什么班,没多累。”

长时间的通勤,对情绪的影响也非常明显。“容易暴躁,情绪经常失控。”张新常常和同事发生冲突,在家里也经常和女友吵架,他觉得主要是通勤路上积攒的怒气在这会儿压不住了。

未来怎么办?张新说,后面希望攒攒钱,看看能不能买房上车。不过即便上车,也只能买得起远郊,长通勤并不能结束。

“只能慢慢习惯,习惯了就好了。”

作者:周周 排版:小师哥

1000万人的通勤路:困在上班路上的打工人

你每天上下班要多久?

热文导读

  • 拒绝996被辞退,我该如何维权?
  • 2020年度最受人才关注互联网/IT公司TOP100
  • 从业30年老中医:搞的是科学,不是玄学
  • 蜘蛛人:离死亡最近的工作
  • 2020年最赚钱行业的人过得怎么样?
  • 高薪都是跳槽跳出来的吗?
  • 当代职场第二大酷刑:开会
  • 你社死姿势不行,让我来!
  • 强烈推荐长漫作品: 互联网这五年
  • 职场人生存实录: 我太难了!

球分享

球点赞

1000万人的通勤路:困在上班路上的打工人

球在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