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房正文

在重庆,有一个特殊的群体,名字叫做“城市走鬼”!

原标题:在重庆,有一个特殊的群体,名字叫做“城市走鬼”!

在重庆,有一个特殊的群体,名字叫做“城市走鬼”!

潮人说:你在地铁口,买过花吗?

在重庆,有一个特殊的群体,名字叫做“城市走鬼”!

在我上班的石油路站的地铁出口,每个晚上都有两三个卖花的阿姨。

就在入口那里,摆着一个小背篓和小板凳,等着上班大军从地铁出来的时候便开始吆喝:鲜发!鲜发!说实话。一段时间里我是无视了的,喧闹的地铁站另一个喧闹的声音,轻易就被淹没了。

直到有一天,平常围着阿姨的人群散去了,我才走上前:阿姨,给我来一束吧。才算是真正对阿姨有了记忆。

在重庆,有一个特殊的群体,名字叫做“城市走鬼”!

展开全文

其实,早上还有一个卖早餐的阿姨。但不知从哪天开始,我再也没见过她。

也许是因为地铁出口的风太冷;

也许是因为阿姨终于不再为生活奔波;

也许,她已经找到另一个暖和的地方,遇见新的人。

偶尔会怀念,那些甜甜糯糯的味道。可在路上遇到推着车、挑着担叫卖的人,我总会想:他们,在寻找什么江湖?

01

城市

走鬼

在重庆,有一个特殊的群体,名字叫做“城市走鬼”!

后来我了解到一个词——“走鬼”意思是流动在城市大街小巷里的小摊贩。

也许今天,你还在某个老地方买一块饼,等明天,你就再也吃不到那口饼了。他们在城市里行走,从清晨到黑夜。

我觉得最懂这个城市大街小巷的,就是这些行走在城市角落的人。

我在回家的地铁站出口,遇到过一个卖小糍粑的大叔。围着的大多是女孩子或者小孩子。机器一转,大叔超快的手法装上20 个小糍粑,让我都来不及拍照。

在重庆,有一个特殊的群体,名字叫做“城市走鬼”!

过了几天之后,我在小区门口看见了大叔。一对母子围着他,小孩子欢呼雀跃的看着大叔的表演。我没有靠近,就把这份浓情和崇拜,留在那一刻。

其实我们或多或少的,曾与这些城市“走鬼”相遇。

如同毛不易实习期间,租房下的早餐摊子。在那个时间,毛不易与那个大叔,其实是互相安慰的吧。从彼此的身上看出工作的疲惫与生活的艰辛。

然后日复一日的坚持着,谁也不戳破。也许哪一天,看见落魄的你,就给你裹个鸡蛋权当安慰。

大叔可能没有想到,毛不易不仅为他写了歌,而且毛不易还火了,但他,可能再也见不到那个有些疲惫的少年了。

我们总在不经意的时候,就分别了。你还来不及好好准备,就奔赴了下一段生活。

02

卖完

就回家

在重庆,有一个特殊的群体,名字叫做“城市走鬼”!

我们最开始遇到的触及“走鬼”这个概念范围的大概是卖糖葫芦的大爷。走街串巷,吆喝卖糖葫芦咯~ 现在没有这样的吆喝了。但还是那样,举着一个扫帚,上面插满了各种口味、大小的糖葫芦,等着你的临幸。

在重庆,有一个特殊的群体,名字叫做“城市走鬼”!

拿下一串,包装意外的仔细。撒开外包装,里面是一层糖衣,一咬就融化在嘴里。重庆降温了,我为什么说这一句,是因为糖葫芦还是好吃。我不知道,在我经过之前,大爷在这里站了多久。

或者,什么时候离家,开始在街道来回。我就是觉得,这糖葫芦粹了生活的甜苦,可最后,还是甜的。

我还曾在龙门浩老街的地铁站口,遇到一个摆满了“油果子”的小摊。婆婆对我说:买一串吧,热着呢,好多人都买了。

在重庆,有一个特殊的群体,名字叫做“城市走鬼”!

这个东西在我记忆里有很深的位置,大概是小时候的欢愉吧。出乎意料的相遇,而我还像当时一样快乐。

我一直欣喜于,能够做点什么。

所以从想买一只金毛变身成了领养一只狗狗。我去抱它的那天,是下班之后。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我从好心的小姐姐手里抱过狗子,在公交站等出租。

余光看了旁边的阿姨一下,阿姨突然对我说:妹妹,要买橘子吗?很甜的,卖完这些我回家了。

我看了看天色,说:都给我吧。

最后,我们俩各自开心的回家了。说实话,最后那些橘子我没吃几个。但是,希望阿姨每次都能遇到一个,能让她早点回家的有缘人。

我们的内心因为这些小生命变得柔软,然后开始善意的对待大生命。愿我此刻给予的一点温暖,改日能回报在我爱的你们身上。

03

在城市里

找故事

在重庆,有一个特殊的群体,名字叫做“城市走鬼”!

我爱在城市里找故事。去交通茶馆的路上,我在公交站等车。旁边是推着烤红薯的另一个大叔。冬天就该吃一个烤红薯啊。

在裹着大衣或者羽绒服,也许是某个下着雪的午后,有这么一个烤红薯的小摊在你眼前,空气里有红薯的香味,就很幸福了呀!

在重庆,有一个特殊的群体,名字叫做“城市走鬼”!

如果这样,我们能彼此成全彼此的幸福,也算是成为了生命中的一点色彩吧。毕竟,李诞说:开心点,人间不值得。

我们会和多少人相遇,来来回回。认识,就那么多。可是回忆这个东西,谁说非得认识之后才能创造?那些人,也是一样的。

城市是他们的江湖,他们往里面填充故事。说不定,“走鬼”们自己建了一个群,说着今天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

在我回家的路上,就有这么一个阿姨。算是比前面的小摊都大一些。生意也不错,偶尔会有人来帮忙。

下雨天就支着一个大伞,伞下是她。有洋芋、火腿肠、鸡柳、鱼排等等,我习惯在下班后买一串鸡柳和鱼排。顺便和她唠嗑两句,像是一个固定的仪式,这是我们之间的默契。

在重庆,有一个特殊的群体,名字叫做“城市走鬼”!

这些城市的“走鬼”组成了城市的烟火气,因为有了他们,城市才有了默契。

我真的很想去采访采访他们,而不是远远的拍照。城市这个方圆之地,他们靠一技之长行走在街巷,为我们提供那么一点的便利,或者还有更多生活以外的思考。

昨天下班,地铁口卖花的阿姨还在对我说:买束花吧?

我说:上次买的还没谢呢~

阿姨:对吧,真的很不容易谢呢?

对啊,我们哪里那么容易枯萎呢?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那个阿姨想要卖完最后一点橘子才回家呢?大概是,今天的橘子卖完了,明天又可以重新开始了吧。

每一个巷子里的他们都值得尊重,他们为了生活、爱好奔走在城市里,与你相遇。

我很喜欢的一句话分享给大家:“每一个认真生活的人,都能获得生活丰盛的回报。”

在重庆,有一个特殊的群体,名字叫做“城市走鬼”!

在重庆,有一个特殊的群体,名字叫做“城市走鬼”!

文章来源:重庆潮生活

商务合作:Alina_0131

转载联系:cp123987

在重庆,有一个特殊的群体,名字叫做“城市走鬼”!

↑↑戳上图,了解更多活动详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