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房正文

屯子里突然传来老人的哭声,乡邻们诧异,得知原因后纷纷掏腰包

原标题:屯子里突然传来老人的哭声,乡邻们诧异,得知原因后纷纷掏腰包

屯子里突然传来老人的哭声,乡邻们诧异,得知原因后纷纷掏腰包

吉林省白城市通榆县隆山镇东风河村的一家院子里,59岁的王善江老泪纵横,嘴唇颤抖着,弯腰感谢前来给孙女捐钱的乡亲们。十一月的东北已经异常寒冷,王善江在寒风中站了好久,冷风很快将他脸上的泪痕风干,可攥着毛票的双手一次一次握紧。村里一共一百来户人家,今天断断续续地就来了七八十户,王善江目送乡亲们走出院子,一直看着他们消失在路的尽头。

屯子里突然传来老人的哭声,乡邻们诧异,得知原因后纷纷掏腰包

在乡亲们离开后,王善江转身进屋,匆匆地翻出大孙女留在家里的作业本,一笔一画记下所有乡亲们捐款的数目:谁的5块、谁的20、谁的10块,账本上密密麻麻写了好几页。王善江看着账本愣了好久,刚缓过神匆忙外出求人帮忙,将乡亲们凑的一万多块汇到儿子的账户上。此刻,王善江的儿子儿媳在几百公里外的医院照顾患病的小孙女。王善江最亲的小孙女因为交不起医药费面临被停药,孩子病得太重了,这一笔钱虽然不够,但至少可以暂时缓解燃眉之急。图为王善江在记乡亲们的捐款数目。

屯子里突然传来老人的哭声,乡邻们诧异,得知原因后纷纷掏腰包

展开全文

时至今日,王善江已经和他的小孙女分离近10个月,尽管长春的医院距离他只有几百公里的路程,但他却从不舍得买票去看望孩子。孙女从小被王善江和老伴带大,现在却只能在手机上相见。王善江心里一直担心,自从知道孙女病得更重了后,他就很少主动联系。“我怕哪天电话的那头不再是自己的小孙女,怕再也听不到小美涵奶声奶气地喊爷爷的声音,怕上次看见孩子的视频就是我们最后一面。”图为王善江在晾晒稻子。

屯子里突然传来老人的哭声,乡邻们诧异,得知原因后纷纷掏腰包

王善江的儿子名叫王岩,今年35岁,儿媳妇叫陈福丹,今年37岁,夫妻俩有两个孩子,大女儿今年11岁了。在过去的日子里,全家靠着几亩地和王岩外出打零工挣钱维持生活,日子一点点地过着,慢慢大女儿上了小学,二女儿王美涵也出生了。第二个女儿的到来使一家人都非常开心,两个女儿小名叫大宝、二宝,奶奶总说两个女儿是全家的宝。图为出租房里,王岩和妻子女儿。

屯子里突然传来老人的哭声,乡邻们诧异,得知原因后纷纷掏腰包

今年春节过后,所有人都处在紧张的氛围当中,小美涵就是在那时出现双腿疼痛的症状,躺在床上大哭。当时王岩夫妻只能带孩子来到县城的医院检查,检查结束后,医生却没有告诉他们孩子到底是什么病,只是建议他们尽快带孩子到长春的大医院进行检查。当时夫妻俩特别忐忑,害怕孩子得的是什么大病。2月下旬,夫妻俩向亲戚借了一万元,带孩子来到了吉大一院。图为陈福丹在哄女儿。

屯子里突然传来老人的哭声,乡邻们诧异,得知原因后纷纷掏腰包

在吉大一院,小美涵做了血常规检查,又做了骨穿检查。王岩至今还记得孩子第一次做骨穿时的情形,当时妻子把女儿放到操作台上,医生让他们夫妻出去,这时小美涵紧紧地抓着妈妈的胳膊,哭着看着妈妈说:“妈妈别走,妈妈别走。”最后陈福丹挣脱孩子抓着的手,退到了门外。骨穿开始后,陈福丹隔着门听到里面传来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妈妈救救我,妈妈救救我。”她蹲在门外,怀里紧紧抱着小美涵的衣服流泪。图为陈福丹在喂女儿吃药。

屯子里突然传来老人的哭声,乡邻们诧异,得知原因后纷纷掏腰包

最终,小美涵在长春吉大医院儿科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当时孩子的血小板仅剩下九个,命在旦夕。获知消息,陈福丹抱着孩子坐在走廊里失声痛哭。王岩顾不得伤心,疯了似的急忙奔走在各科室、病床和缴费处之间。几个回合下来,小美涵总算是握住了救命的稻草,开始住院化疗。图为出租房里的陈福丹和女儿。

屯子里突然传来老人的哭声,乡邻们诧异,得知原因后纷纷掏腰包

小美涵第一次化疗时状态就不好,肺炎引发持续高烧,随后是骨痛和肝脾肿大。因此她越来越憔悴,开始不愿意进食,每天只喝一点小米粥和奶粉。她甚至开始不看妈妈,不说话,不再找妈妈,每天大多数时间都在哭,不管妈妈怎么哄她,怎么逗她,她都不回应。小美涵不哭的时候就安安静静躺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图为陈福丹看着女儿心酸不已。

屯子里突然传来老人的哭声,乡邻们诧异,得知原因后纷纷掏腰包

半年的化疗,王岩一家能凑到的所有钱都已经花光,医院一张又一张的缴费单告诉他,再不交钱就要停药了。而小美涵的病情依然未见好转,不但血小板低而且伴随肝脏肿大,肺部感染引起的高烧不退、骨痛频繁发作。为了缓解病情,医生24小时不间断给小美涵使用消炎药,频繁地骨穿和腰穿让那个曾经开朗爱笑的小美涵一见到针头就变得十分烦躁。看着孩子满手青紫,粉红稚嫩的小手千疮百孔,王岩夫妻伤心不已。图为王岩和妻子在照顾女儿。

屯子里突然传来老人的哭声,乡邻们诧异,得知原因后纷纷掏腰包

面对残酷的现实,王岩感叹:命运为什么不能给这个可怜的家庭多一点眷顾?“别怕坚持住!我们一定要把姑娘治好,好好带回家。”然而,王岩安慰妻子的话在巨额的医药费面前竟如此苍白无力,他知道此时此刻最重要的是钱。孩子每天的医药费就要近数千元,化疗不到一个月时间,从亲戚朋友各处借来的8万元迅速见底,他只能眼看着小美涵面临停药。图为王岩和女儿。

屯子里突然传来老人的哭声,乡邻们诧异,得知原因后纷纷掏腰包

万般无奈,王岩再次踏上了回家筹钱的列车。大女儿一看到爸爸回来立刻抱住他的大腿问:“爸爸,我想妹妹了她啥时候回来啊?”在王岩眼中,短短数月,父母苍老了太多,再加上女儿的一番话,再也止不住泪水,一家人抱头痛哭。借钱期间妻子又打电话来:“孩子欠费就要停药了,不能因为咱没钱让孩子就这样离开。”一旁的老父亲听到了这番谈话,默默转过身从屋里走出去了。“啥能有救我孙女的命重要啊,先救了急,别的事情再想办法。”图为王岩为女儿的治疗费发愁。

屯子里突然传来老人的哭声,乡邻们诧异,得知原因后纷纷掏腰包

王岩只得向亲戚朋友挨个打电话,有的人好言相慰,说孩子的病是无底洞,“差不多”就好,还有的人干脆不再接王岩的电话。王岩不停地翻着联系人那一页,但真的不知道还能打给谁。几天后,王岩拿到了父亲的卖粮款,那一刻,父子俩面面相觑,紧紧抓着手却欲言又止。揣着老父亲送来的3万多元,王岩又赶回了医院。然而,当王岩回到医院补上医药费后,扣掉欠费后,只剩不到一千。图为陈福丹母女。

屯子里突然传来老人的哭声,乡邻们诧异,得知原因后纷纷掏腰包

2020年11月1日下午,王善江老伴在屋子里哭得很伤心,哭声惊动了邻居,最后乡亲们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凑到一起商量要拉衬一把,于是就有了文章开始的那一幕。王岩说:“当那一万多块钱从老家汇来时,那种有人想要拉你走出深渊的感觉特别温暖,我不知道如何感谢乡亲们。”可乡亲们微薄的捐款面对美涵巨额的医疗费,依然是杯水车薪。图为老家乡亲们给孩子的捐款。

屯子里突然传来老人的哭声,乡邻们诧异,得知原因后纷纷掏腰包

因为续不上医药费,又不能给孩子停药,王岩只能将孩子带到出租屋里,接受间歇治疗,可他担心,自己一味地拖延会让孩子错过最佳治疗时机。全家人已经走投无路,你能帮孩子一把吗?图为夜晚,王岩到药房买药。(张竺汐)原创作品,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