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房正文

蛋壳接待点:一场大型哄骗用户解约的排队秀

原标题:蛋壳接待点:一场大型哄骗用户解约的排队秀

来源:略大参考

作者:秦安娜

1

北京地区一共有11万个租户和4万业主受到蛋壳资金短缺的波及。过去半个月,这股愤怒的力量,涌向朝阳首府二层的蛋壳总部。

随着事件的逐渐发酵,蛋壳需要更多人来接待那些前去讨要说法的人。日前,蛋壳在北京各区设立了12个接待点,物资学院3号院对面的北京塔影识通物业公司是通州区的接待点之一,11月18日开始,它接待蛋壳通州区租户及业主的处理事项。

周末,“略大参考”前往上述接待点,发现原本在App上可以解决的退租,变成了租户们线下办理,他们在接待点排队、登记、拿号、以及站在寒风中等待。

简单来说,接待点的工作人员只处理两件事情:一是跟租户说办理退租。被业主告知收房的租户,可以办理无责退租,蛋壳会退回房屋押金和租金;没有被业主找上门的租户,只能办理退租,只退押金。另一件事情就是跟业主承诺,蛋壳资金解封后,会支付租金,请他们暂缓些时日。

工作人员一直在强调,等到蛋壳公寓的财产解封,新的企业或者新的银行注入资本,谈完最后的事情,财务就可以走账,支付款项。他们用一些不相关的事情来佐证这样的说法, 比如蛋壳是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企业,而且最近股价大涨,又比如蛋壳的员工,几天前刚刚缴纳了社保。

前来咨询的租户和业主,面露怀疑的听着蛋壳员工的说辞,这些话语不能解答他们的疑虑,蛋壳现金流短缺已是不争的事实。但他们毫无选择,无论相信与否,他们的境况都不会比现在更好。

蛋壳接待点:一场大型哄骗用户解约的排队秀

图:在蛋壳公寓总部所在楼层排队登记等待接待的租户和业主

而据“略大参考”了解,在蛋壳公寓全面爆发出资金短缺危机之前,自如和我爱我家旗下的相寓等长租公寓品牌都曾参与过蛋壳项目的接盘,自如先退出,随着蛋壳事件后继发酵,相寓也不再参与。“蛋壳的品牌价值受损严重,接盘就相当于只接来一堆债务”。

展开全文

上述人士称,北京市政府成立了蛋壳公寓专办小组,市住建委牵头,努力寻求避免蛋壳破产的结局。“专办的意思是希望业主能够给蛋壳和租户再宽限些时日,毕竟业主收到过蛋壳的一个月押金,加上前期装修的费用,目前阶段还不至于有太大损失”。

危机之下理智和信任都是稀缺的。留给蛋壳专办小组的难题是他们如何在并不充裕的时间下,找到更多的解决方案。更何况,真的有资方愿意接盘一家没有业主和租户想继续续约的长租公寓品牌吗?

其实,当蛋壳在北京市设立众多接待点,用来办理租户的退租问题时,避免破产的可能性被降得更低了。帮助租户退租就是一个逆向筛选机制,让那些可以有其他选择,离开蛋壳还有能力另找住处,或者是租期快到的用户,先一步跟蛋壳解除关系。

剩余没有解约的用户往往就是年付、半年付、租金贷租户,他们是被蛋壳深度套牢的人群。通过退租选项,蛋壳可以筛选出受到波及严重和不严重的两类租户。

但是,无论是哪一类租户,他们都不清楚跟蛋壳解约对自己是解脱,还是不跟蛋壳解约对自己更有利。一位在接待点跟蛋壳解除合同关系的租户称,他租期到明年1月,无论同蛋壳解约与否,他拿回剩余租金和押金的可能性都微乎其微,还不如按照蛋壳的说法试一下,也许有用呢。

2

也许有用,是被席卷进蛋壳风波中的人的共同心理。他们实际上是在跟所有被蛋壳欠钱的人,去争抢能够挽回损失的可能性。这是一场受害者与受害者之间的竞争,每个人都在寻找能够在其他受害者之前,拿回欠款的机会,毕竟谁都知道蛋壳没什么钱了。

蛋壳接待点:一场大型哄骗用户解约的排队秀

就好像大家一起玩海盗桶游戏,谁也不知道,手中的小刀刺中海盗的哪个部位,会触动玩具机关弹起来,但如果他们不试试,其他的人赢了,他们就一无所有。

蛋壳也深谙这套心理玩法。

他们一直在“鼓励”用户办理退租,给出的条件是办理退租,可以拿回租金,用微众银行租金贷的租户,退租之后还可以申请停止贷款。最具迷惑性的条件便是先办理解约,可以有先排队退款的资格。

而仅仅是一个资格,就足以令这些毫无办法的人动摇,谁都不希望曾经有一个貌似可以退款的选项,摆在面前而没有珍惜,失去后才后悔莫及。

当然,要吸引用户解约一定要有立竿见影能看见的条件,比如租金贷租户办理解约之后,可以去微众银行的公众号申请征信保护,一般申请的时间是7天。这样在明年的3月31日之前,都是可以得到征信保护的。

但是这些问题都不涉及钱,没有人能够讲清楚,征信保护期结束之后,租金贷是否还要后续偿还。蛋壳的说法是,它们需要汇总全国租户的租金贷欠款,一起统一支付给微众银行。问题的关键在于,蛋壳不就是因为没钱了,才会有这些后续问题吗?

这场风波中每个人提供的信息都是有限的正确。那些在接待点的员工会跟租户说,蛋壳公司财务解封之后,支付完工资税费,剩余资金会陆续解决欠款问题。但没有人肯说,蛋壳还有没有剩余资金。

身处抉择之中的租户也不知道是否应该办理解约。他们从了解到的各种渠道打听,有没有租户解约之后拿到了押金,或者是解约之后,可以不用偿还租金贷款。

目前,他们还没有找到答案。

3

蛋壳各区接待点办公时间是早9:30分到下午17:00。但是,下午4点半,物资学院接待点的三间接待室,已经没有人了,空留玻璃上贴着两个二维码,一个留给租户登记,一个留给业主登记。

接待点门口不足10米远的距离,多位年轻人站在寒风中,他们在跟身边并不相识的人,一起探讨如何能够从蛋壳手中拿回租金和押金。

“千万不要跟蛋壳解约”身着黑色羽绒服的女子突然开口,打断了对面穿蓝色羽绒服女孩的话。

在此之前,蓝羽女孩正在跟旁边的女生商量要跟蛋壳解约,她跟蛋壳几番沟通之后,得到的信息是如果解约,她从微众银行贷的租金贷就可以不用还了。

但显然,她们之间的谈话被突然开口的黑羽女孩打断了,她们一起望向了这位陌生人。

似乎是收到了对面发来了疑惑讯号,黑羽女孩继续说道:“那是蛋壳的套路,你用租金贷交的房租,银行已经付给蛋壳了,解约也没有办法停止这笔贷款,蛋壳是想骗你解约,只要你解约,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跟蛋壳没有关系了”。女孩的语气透露出急促,又因为迫切想说服对方,而不自觉的提高嗓音。

蛋壳接待点:一场大型哄骗用户解约的排队秀

她在用并不和气的语气,说着颇为温暖的事情,试图帮助一位跟她同样深陷蛋壳租金困境的租户,去识别蛋壳最后的套路。

这届蛋壳租户太努力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内,对合同纠纷的法律知识和银行贷款注意事项的了解程度迅速飞涨。

很多人已经能够在微信群中,回答一些同样深陷窘境的租户所关心的问题,他们比蛋壳的工作人员给出的信息更有帮助性。

但知识和信息解决不了问题,就像刚才开口说话的黑羽女孩,虽然给别人建议时态度坚定,但是也没有办法处理好自己的问题。

她在蛋壳租了4年房子,之前一直是按季度付款,今年8月份跟蛋壳续签,她第一次尝试按年度付给蛋壳租金,“蛋壳给的优惠力度太大了,我按年付一年能优惠6000元的房租”。她说当时真以为优惠是给老租户的福利,现在才知道,她只是被割的一批韭菜。

韭菜成为蛋壳租户们在群里自嘲时最喜欢采用的称呼,他们将微信群名改成五花八门、奇奇怪怪,跟蛋壳毫无关联的名字,就是避免微信群被举报,一位群主说,他之前建的两个维权群都被举报了。

而他们在微信群中的名字也透露出他们对自身韭菜身份的戏谑,他们的群昵称,关键字分为半年付、年付、租金贷,以及业主上门和未上门,他们从这五个词语中,挑选出适合自己当下情况的组合。比如那位黑羽女孩,她在微信群的昵称是年付 未上门 明年8月到期。

黑羽女孩的微信个性签名是:生命中的不期而遇,都是你努力中的惊喜。她现在最忙于努力的事情就是跟蛋壳刚到底,她说要把人生中最刚的经历留给蛋壳,因为她没有钱再去租房。

她是大多数的蛋壳租户的缩影,用硬刚的态度,解决自己最怂的处境。

可实际上她的硬刚都没有超过12个小时,22日下午两点,她去往物资学院接待点办理解约。她说,怕跟不上这批,后续就没有人再管她了。

因为资本满足了某些创业者的所谓梦想,一批年轻人在2020年的冬天,即将无家可归。他们对社会的不信任,体现在很多人都信誓旦旦的表示,以后租房只租月付的房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