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房地产投资新闻正文

蛋壳公寓大批深圳业主、租客申请退款!“租金贷”暂不上征信

近日,关于“蛋壳公寓”暴雷的消息全国蔓延,深圳、杭州、南京、上海、北京等地租客、业主们纷纷站出来维权。


最新消息,深圳已经开始排队申请退款:


对于租客“租金贷”是否影响征信的问题,有银行做了最新回答:


微众银行回应称,如果客户合法权益收到侵害(如强制清退、断水、断电等情况),建议通过法律途径维护正当权益。如客户已被迫搬离,可登录“微众银行租住消费贷款”公众号登记,该行将做出适当安排,尽量保护客户权益,至少在2021年3月31日前,征信将不受影响。


蛋壳公寓大批深圳业主、租客申请退款!“租金贷”暂不上征信


蛋壳公寓大批深圳业主、租客申请退款!“租金贷”暂不上征信


今年10月开始,网上传出“国内知名蛋壳公寓跑路“、“倒下”的声音,随着事件发酵,短短几天时间内,深圳、杭州、南京、上海、北京等各城市租客、业主们纷纷成立维权群。


蛋壳公寓大批深圳业主、租客申请退款!“租金贷”暂不上征信


虽然传言刚一开始,蛋壳就对“要跑路”的传闻否认。


蛋壳公寓大批深圳业主、租客申请退款!“租金贷”暂不上征信


但是接下来事态却越来越严重,北京、深圳等全国多个城市的蛋壳公寓的租客和业主,出现大批断租的现象:


据第一财经报道,在深圳大批业主、租客因为租金拖欠等原因,要求蛋壳深圳解除合约,并支付欠下的租金或者退还已预交的租金款。


有业主季付时间到期后,仅收到蛋壳一个月的租金,另外两个月的租金未能收到;还有业主表示,原定的付租金日无故推迟了10余天,而到10月份租金一直未付。有租客向蛋壳公寓贷款交付了约1年的房租,但是蛋壳未按时打款给房东,迟迟收不到租金房东表示要收回房子,10月底开始断了租客的供水。


蛋壳公寓大批深圳业主、租客申请退款!“租金贷”暂不上征信


据第一时间报道,在北京,被拖欠装修工程款的工程承包商来到蛋壳公寓办公地点讨要欠款,蛋壳平台已经出现了大面积的逾期支付业主租金的情况。


蛋壳公寓大批深圳业主、租客申请退款!“租金贷”暂不上征信


据第一财经报道,深圳蛋壳公寓业务负责人的解释是,今年的房屋空置率高于往年,而整个今年的租金相对于往年是要低的,同时,公司对揽到的房源进行了装修,这方面投入的资金较大,“比如,假如有10万套房子,每套房子装修花10万,就是100多亿元。”他承认目前公司账上“确实没钱了”,但强调,就他目前得到的信息,还没到破产、倒闭的地步,但事态的发展存在不确定性。


即使到今天(11月16日),蛋壳公寓对于破产的传言,依然辟谣。


蛋壳公寓大批深圳业主、租客申请退款!“租金贷”暂不上征信


蛋壳现已进入北京、广州、深圳、杭州、天津、武汉、南京成都、苏州、无锡、重庆、西安等全国13地市场。


国家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蛋壳深圳成立于2016年12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兼执行董事为此前已被政府部门调查的蛋壳公寓创始人高婧。


在该公司官网上资料显示,蛋壳管理的房源已超过40万,服务的用户累计超过100万。


纳斯达克上市的蛋壳,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


1、蛋壳公寓的入住率呈现下降趋势


据第一时间分析,首先,由于长租公寓市场的激烈竞争和今年疫情冲击,蛋壳公寓的入住率呈现下降趋势,从去年二季度的89%下降到今年一季度的75.6%;租金收入下降再加上市场竞争激烈,蛋壳公寓不得不开始降价,利润空间被不断压缩,从2018年三季度的每间每月752元,下降到517元左右。


蛋壳公寓大批深圳业主、租客申请退款!“租金贷”暂不上征信


2、相关部门对租金贷业务的监管收紧


蛋壳公寓现金流恶化的另一个原因,是相关部门对租金贷业务的监管收紧。根据蛋壳的招股书,蛋壳上市前夕的2019年第三季度,有67.9%的租客都使用了租金贷,而这一比例最高时,曾经超过了9成。 


蛋壳公寓大批深圳业主、租客申请退款!“租金贷”暂不上征信


蛋壳公寓工作人员表示,租金贷相当于年付,只不过租客每个人在里面还分期,对公司来说,一次性能拿到一年的钱,资金流动性会比较大,好周转一点,蛋壳公寓可以拿钱去做别的事情,收更多的房子。


然而去年底,住建部等六部门发布新规:住房租赁企业租金收入中,住房租金贷款金额占比不得超过30%,超过比例的应当于2022年底前调整到位。


这意味着,蛋壳公寓来自租金贷业务的现金流入将会大幅减少。加之今年疫情冲击和长租公寓市场竞争激烈带来的收入下降,都是蛋壳公寓断网、拖欠账款、租金背后的原因。  


全国多地,类似事件已经发生了多起


据第一时间报道,在辽宁大连,一家名为“城城找房”的长租公寓也让当地的租客及房东的权益受到了损害。 


蛋壳公寓大批深圳业主、租客申请退款!“租金贷”暂不上征信


据了解,目前仅在大连,就有上千户房东被“城城找房”拖欠租金,少则一个月租金,多则三四个月,从几千元到数万元不等。记者跟随部分房东先后来到“城城找房”的门店和办公室,发现这些地方早已是大门紧闭,人去楼空。


蛋壳公寓大批深圳业主、租客申请退款!“租金贷”暂不上征信


记者调查发现,“城城找房”之所以拖欠房东的租金,似乎也是由于采用了“高进低出”的模式。


这样的模式,给房东支付高于市场水平的租金,向租客收取低于市场水平的租金,看起来对双方都有利,也能让长租公寓迅速扩大规模。


但实际上,每多成交一套房,长租公寓承担的租金差损失就更多,除非不断有新的租客和房东加入来维持现金流,否则就会出现资金链断裂的情况,导致长租公寓无法向房东支付租金,房东就会强行清退租客。


严控“高进低出”“租金贷”

防范住房租赁市场金融风险


一个是通过“租金贷”一次性套取租客一年期的租金,另外一个是通过“高价收房、低价出租”来吸引租客和房东,这两种模式都潜藏着风险。


一旦发生资金链断裂,就会同时损害房东和租客的合法权益。


对于这两种高风险的经营行为,监管部门已经提出了明确的规范意见。


去年底,住建部、国家发改委等六部门出台《意见》,要求加强对“高进低出”“长收短付”等经营模式的监管,对住房租赁企业的租金贷占比,也设定了上限。


今年9月公开征求意见的《住房租赁条例》再次对这两点进行了规范。与此同时,在严格监管长租公寓高风险经营模式的同时,《条例》也提出了支持长租公寓健康发展的金融政策。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秦虹表示,特别引人关注的就是支持资产证券化,用于长租公寓发展,包括发企业债、发公司债等。如果有这样的金融支持,过去一些企业不得已采取的房租贷、P2P等非规范化经营行为就会减少。


据了解,目前已经有部分大型长租公寓企业依托租金收益权发行ABS产品,也就是资产证券化产品;还有的企业依托持有的房源资产发行类Reits,也就是房地产投资基金类的金融产品。此外,北京也启动住房租赁市场专项检查。


资料整合自:21财经、深圳商报、第一财经、南方楼事、家在深圳、朋友圈等

独家视角 深圳要闻

分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