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房正文
原标题:只要能睡着 一切就不会太糟

只要能睡着 一切就不会太糟

只要能睡着 一切就不会太糟

只要能睡着 一切就不会太糟

01

来长春近三个月,每天迎来送往,见过的人不下几百号,但印象最深的,却是一位卖瓜人。

展开全文

记得是7月份的一天晚上,临近午夜,下班回家。经过小区门口,突然听到一阵打鼾声。我环顾四周,没有看到人;哪怕是地面,也没看到人躺着。 心情瞬时由最开始的好奇,变为惊奇,直到惊悚。

循着声音走去,才发现,打鼾声是从一顶帐篷里传来的。

地面上还摆着一双鞋。

谜底就此揭开了,这里面住着人。

02

次日清晨出门,特意留意了一下,帐篷放在一辆卡车旁边,再看这辆车,上面堆放着满满一车西瓜,硕大无比、黝黑黝黑的。心里恍然大悟, 昨晚打鼾的,是一位卖瓜人。

自从注意到了这位卖瓜人,每天出门,总是忍不住多看两眼。

有时,赶上夏日阳光的照耀,车厢里的瓜仿佛有了“佛光”的加持,闪耀无比。我这位“吃瓜群众”总忍不住拍张照片,这位卖瓜人站在旁边,“嘿嘿嘿”地笑着看着我。

眉来眼去久了,两个人便搭上了话茬。

聊着聊着才知道,他的老家在距离长春两百多公里的小城,他沿路开车到中间的一个城市,装满瓜,再来长春贩卖。因为不舍得租房,便凑活着睡在帐篷里。

“下雨天怎么办”

“睡在车里啊”

“为什么一直在这个小区呢”

“因为女儿在这个小区安家,每天能看到她”

“为什么不在女儿家住呢”

都成家了,一直住着打扰他们的生活”

“后半夜湿气重,身体受不了啊”

“嗨,一把老骨头了,能多干一天是一天”

“睡在地上,太累了”

“能睡着,就不觉得累”

03

就这样,从7月到8月,到9月。看着他从穿着短裤光着膀子,到换上无袖的衬衫,再到换上厚衣服;

看着车里的瓜,从西瓜,变成甜瓜,再到不知名的瓜。反正,永远都不缺少应季的瓜。

就这样,两个人从陌生到每天出门寒暄两句,变得熟悉起来。他知道我上班的规律,偶尔还帮忙拦一辆出租车;偶尔午夜回家,他总说我太辛苦,拿出几块瓜,说是给我预留的。

他看着我早出晚归的辛苦;我看着他风餐露宿的辛劳。

我看着他卖瓜,他对我做他的“吃瓜群众”,倒也喜闻乐见。

进入10月后,长春晚上的气温偶尔会降到零下,兴许是熬不过寒冷的夜,他的车已经消失了好一阵子,人也消失不见,估计是回老家“猫冬”了。

但这几个月养成的习惯,每次到小区门口总会环顾一下他的车,却在现在只能看到空荡荡的路面,时刻提醒着我, 成年人的辛苦,真的是冷暖自知。

04

可能是受卖瓜人的影响,最近脑海里总是回想着“辛苦”这个词。

想着成年人的辛苦,成年人的“丧”,成年人的“累觉不爱”,成年人在深夜里的泣不成声,成年人奔波千里沉睡他乡。然后,回顾自己不长不短的来路,觉得一年一年过去,面临的问题每年都是全新的。

比如:少年时,喜欢“辛勤”这个词,想着要做勤劳的小蜜蜂,为谁辛苦为谁甜;青年时,觉得人生“辛劳”,觉得浑身充满了“力尽不知热,但惜夏日长”的干劲,鼓励自己只要打拼,就有无限可能;人到中年,感悟人生实属“辛苦”,太难、太累,劝慰自己要忍耐;再往后几年,回望来路,想必更会有“辛酸”的感触。

这段来路,年轻时,总想着每一分钟的无限可能;

到中年,每一分钟都在想着“遇到问题,解决问题”的对策。

驱赶着自己想着柴米油盐、上有老下有小,不敢停下前进的脚步;驱赶着自己想着职场上尴尬的年龄,不敢轻松对自己的约束与要求。

05

忘了在哪里看过一句话,大意是:但觉辛苦,皆因勉强。

我极为认同。

辛苦是生活,热爱也是生活。我总是在拼命工作之余,捡起独处的爱好:跑步、写字、拍照,享受短暂的失联式的放松,只有这时才会觉得, 在规矩蛮多的工作里消耗掉的美好,在独处的生活里失而复得,实在是幸事一件。

尽管有点阿Q精神;

尽管像是堂吉诃德,拿着盾牌与长枪,冲向了风车;

尽管像是海明威笔下的《老人与海》,一无所获;

但是有希望、向前走的人生,并不是勉强。就像是那位卖瓜人说的: 只要能睡着,一切就都还不算太糟。

06

在长春的三个月,离家千里、独身一人,尤其是中秋国庆连轴转了八天,从来不觉得辛苦。

但在今晚,和母亲视频通话时,她说起我的加班熬夜,让她心疼不已。我嗔怪她瞎操心,安慰她照顾好自己;她责怪我不懂父母心,让我早睡早起注意休息。

临近结束时,母亲让我先挂电话,我让母亲先挂电话,两个人就这么僵持了好几分钟。

突然,我从母亲的眼睛里,看到她无言表达的“牵挂与不舍”,在匆匆挂掉电话后,湿润了眼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