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商业办公正文

豪宅市场暴露残酷真相,有钱人正在变得更有钱

原标题:豪宅市场暴露残酷真相,有钱人正在变得更有钱

豪宅市场暴露残酷真相,有钱人正在变得更有钱

贝壳研究院近期公布了一组数据,今年上半年,广州买新房的人变少了,但是高端住宅的成交量却创下了近8年的新高,房价也顺势而涨。

但是,买不起房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豪宅市场暴露残酷真相,有钱人正在变得更有钱

01 火热的豪宅市场

不知道你发现没有,2020年的疫情里突然冒出了很多有钱人。

或许他们以前就存在,只是我们不太注意。乍一出现,着实吓了大家一跳。

在楼市一片萧瑟之际,这帮有钱人带资冲进售楼处,掀开了上半年楼市火热的篇章。3月7日,深圳今年第一个豪宅项目——太子湾·湾玺项目正式开盘,商务公寓,豪宅面积,单价8万到11万,一套公寓起步2000万。

这群冲进售楼处的大佬,完美地向大众展示着自己的不差钱。

而在太子湾·湾玺附近还有一个华润瑞府项目,2019年开盘,同样定位豪宅,备案均价15.8万/㎡。瑞府的门槛是2448万,最贵的房子总价在1.12亿,此外,精装修的费用按2万/㎡单算。

展开全文

就这样的房子,还有人觉得很“便宜”。

对标香港,深圳的房子的确是很便宜了。深港房地产专家罗振坤表示:“能买得起瑞府的购房者,已经不是一般人了。跟香港相比,同样赚钱能力的人所买地方的房价大概是74.9万/㎡,而瑞府的最贵单价不过20.2万/㎡。”

而在香港,买20万一平房子的只是中产阶层。

豪宅市场暴露残酷真相,有钱人正在变得更有钱

这样一对比,深圳的房价的确是太便宜了,怪不得土豪们都抢破头呢。

这样的热情直接反应在了市场上,2020年二季度深圳豪宅的成交量达到83.8%。同为一线城市的北京、上海也毫不逊色,北京豪宅销量同比增加55.6%,上海同比增加63.5%,均创下了2018年以来季度销售的新高。

当然,最疯狂的还是深圳的好兄弟广州。今年上半年,在广州新房成交量下降两成的情况下,高端住宅的成交量却创下了8年来的新高。

索性下一个简单粗暴的结论吧:有钱人都出来买房了。

豪宅市场的集中爆发,原因有表面的,更有深层次的。从表面看是疫情影响了大众,导致大众对房屋的需求增多,宽敞、明亮、地段好的豪宅自然受到了大众的青睐。从深层看,是全球的信贷政策宽松,主要经济体都在超发货币,而这些超发的货币又流入了富人的手中。富人利用这笔钱进行投资,抢占核心的资源,从而让自己的财富实现再次升值。

02 更有钱的有钱人

虽然我们不愿意承认,也不愿意看见,但事实就是:全世界的钱,都在向有钱人汇集。

先看看国外的例子。9月8日,福布斯发布了最新一期的美国富豪榜,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第三次蝉联世界首富,总财富为1790亿美元。伴随着亚马逊股价的飙升,贝索斯的前妻也身价倍增,靠着手里4%的股份,就成功坐上了全球女首富的位置。

据NBC新闻报道,在疫情期间,美国亿万富翁的总财富增加了近8000亿美元,增幅超过25%。

就在富人们赚得盆满钵满的同时,普通美国家庭的财富却在严重缩水,失业率大增,很多人过上了靠救济金度日的生活。

再将目光放到东亚邻居。日本经济二季度按年率计算萎缩28.1%,创下1980年以来最大跌幅。韩国出现小企业破产潮,今年上半年个体经营的小型企业减少了14万家。

国外比较乱套,那我们呢?根据国家统计局此前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居民收入和消费支出情况来看,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5666元,比上年同期名义增长2.4%,扣除价格因素,实际下降1.3%。同期,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为9718元,比上年同期名义下降5.9%,扣除价格因素,实际下降9.3%。

居民收入和消费支出双双下降,这就是现实。

在上半年房价全面上扬之际,房租却逆风而行,率先开启了下降之路。以北京租房市场为例,很多中介开始不收佣金,租客和房东也能沟通房租了。这些迹象都表明,租房生意难做了。

2020年2月,国家统计局公布的调查数据显示,中国城镇失业率为6.2%,31个大城市城镇失业率为5.7%,创下了历史新高。全国企业就业人员周平均工作时间为40.2小时,比1月份减少6.5小时。

此后的数据,未再公布。

随着我国基本面向好,经济也在走出疫情影响,逐渐回归正轨。只是岗位和收入的复苏仍需时间,而这也是很多普通家庭的生命线。

03 结语

据国家统计局统计,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78580亿元,同比名义下降19%。二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3.9%,降幅比一季度收窄15.1个百分点,扣除价格因素,实际下降5.2%。其中,城镇消费品在上半年的零售额为149345亿元,同比下降11.5%;乡村消费品零售额22911亿元,下降10.9%。

迈入2020年下半年,原本预料的全民报复性消费浪潮,好像还没有到来。

京东集团副总裁沈建光表示,疫情过后,能明显感受到低收入人群的消费情况是比不过高收入人群的。四五线城市的消费增速快,并不是因为单个群体的收入上升,而是因为客源的增加。

都说春江水暖鸭先知,作为楼市浑水中最大的那只鸭子,房企们早在年初就已经蹬着双掌向一二线城市回游了。

下沉市场也不讲了,个个都在争相布局一二线。2020年上半年,北京、深圳、成都、武汉等一二线城市部分地块竞拍轮数破百,频频举牌,只为拿下心里的那块地。房企们流水般来去自如,只留下了遍地高楼,和比高楼还高的房价。

9月6日,原重庆市长黄奇帆做了《疫情下的世界经济趋势和中国经济的双循环》的主题演讲,提到我国有6亿低收入人群,主要是农民。

他在此前做过统计,“在重庆三千多万人中,有两千万是农民家庭,他们的财产性收入占全部年收入的3%,97%是劳动收入或者出去打工的收入。这个问题,40年都没有改变”。

相较于高收入人群,低收入人群可能更需要信贷的支持。但他们能获得信贷的途径不多,能贷出的金额也不多,对现实处境的改善也聊胜于无。

而相对于低收入人群,高收入人群获取资金的方式显然要多得多。在疫情期间,深圳就曝出过经营贷买房、套路国家补贴政策的新闻,可谓是连环套路计中计。

最终导致的结果也很明显,有钱人更有钱了。

至于穷人,你可以看这些城市的租金涨回来了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