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房地产投资新闻正文
原标题:信托半年报:中信滑落 平安重回榜首

进入2020年,信托行业分化进一步加剧。

截至7月27日,时代周报记者获悉,共有56家信托公司在银行间市场披露了未经审计的2020年半年度财务报表,业绩分化明显,其中净利润增速在10%以上的有23家,净利润负增长的也有23家。

百瑞信托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56家信托公司共实现净利润273.03亿元,平均值4.88亿元。具体来看,平安信托、重庆信托、华能信托位列前三。四川信托、华信信托、华融信托净利润为负,分别为-2.08亿元、-5.55亿元、-8.27亿元。

信托半年报:中信滑落 平安重回榜首

从行业排名来看,上半年净利润排名下滑较大的有国联信托、四川信托、北京信托、天津信托、中海信托等。

对此,用益信托研究员帅国让表示,在当前逆经济周期和强监管态势下,32家信托公司净利润依然在增加实属不易。

不过,由于今年的业绩基本是去年发行的项目所产生,存在一定的延迟性。目前信托公司正处于转型的关键期,不同信托公司转型及业务结构调整成效有所差异。

事实上,在疫情冲击下,信托公司风险事件频发,尤其是以非标资金池类产品为甚。据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6月共发生信托产品违约事件33起,涉及信托公司7家,涉及金额高达224.03亿元。

7月26日,兴业研究首席金融行业分析师孔祥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部分信托产品风险暴露的直接原因,来自于资金池叫停带来的产品流动性风险,背后是当前周期环境下高收益债权风险加速暴露,未来信托产品整体投向是逐步减少对非标资产的依赖,增加以债券为主的标准化资产配置。”

头部公司盈利稳定

银保监会最新披露数据显示,当前信托行业运行总体平稳。今年上半年,全行业68家信托公司的信托业务收入共计401.34亿元,同比增长12.24%,实现净利润261.33亿元。

展开全文

百瑞信托分析称,从净利润来看,各家信托公司的增速分化显著,集中度进一步提升。

2020年信托公司座次洗牌,上半年平安信托净利润为22.83亿元,时隔两年重回榜首。

重庆信托实现净利润17.29亿元,暂列第二,紧随其后的是华能信托,上半年实现净利润15.26亿元。

平安信托相关人士表示,去年下半年开始,平安信托开启主动转型升级,通过强化投资能力建设、大幅压降通道业务、主动控制房地产信托规模、发展服务信托业务等举措,构建从非标向标、从融资到投资、从规模优先到质量优先的增长模式。

经过近一年的转型发展,平安信托上半年股权类和资本市场类的主动管理业务浮动业绩报酬增加,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同比提升,其中投资类业务管理费收入提升75.3%。

同时,平安信托上半年以家族信托、保险金信托为代表的服务信托增幅明显,其中保险金信托设立单数同比增长470%。

依托强大股东背景快速提升的五矿信托、光大信托也交出了不错的“成绩单”,上半年分别实现净利润14.64亿元、14.38亿元。另外,华润信托、建信信托、中信信托3家信托公司上半年净利润也均超过1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行业一哥”中信信托净利润排名滑至第八位,中航信托、中融信托等不少头部公司利润均较去年同期有所下滑。

近日,中航信托人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为契合监管要求和自身发展战略,公司主动持续压降通道,积极调整信托资产管理规模与结构。针对非标信托产品的净值化管理,操作难度和落地难度都较大,建议监管明确操作方式和要求。”

上半年公布的56家信托机构半年报中,净利润低于1亿元的分别为:新时代信托、雪松信托、长城新盛信托、山西信托、华宸信托、四川信托、华信信托、华融信托。

其中,四川信托2019年的净利润为5.21亿元,位列68家信托净利润排名第40位。

但是,2020年上半年,四川信托资金池项目风险暴露,多款信托计划发生逾期。受公司经营的影响,四川信托的业绩一落千丈,净利润跌至-2.08亿元。

房地产领域优势不再

2020年上半年,信托公司业务风险呈明显放大趋势,四川信托、安信信托等公司信托产品的较大规模违约引发市场高度关注。

从业绩上来看,2020年上半年,有2家信托公司的净利润相较2019年同期由负转正,其他信托公司的净利润增速显著分化。

百瑞信托表示,未来一段时间将是信托公司重要的转型期,经营情况良好的信托公司将具有更好的转型基础,暂时面临较大经营困境的信托公司有一定的掉队风险。

中国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信托业资产管理规模降至21.33万亿元,风险资产规模则增至6431.03亿元,信托业资产风险率达3.02%。风险资产持续暴露, 风险率有所上升,其中集合信托风险贡献有所增加。

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集合信托市场持续升温,新增规模创近年来新高。其中,1―6月集合信托发行规模1.45万亿元,比2019年下半年增长3.35%,从集合信托各投向领域看,2020年上半年集合信托投向房地产领域规模占比仅为27.43%,房地产领域优势不再。

“历年来,对于任何信托公司,房地产都是其业务主体。” 7月26日,西部证券轻工分析师金文曦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去年4月开始,房地产融资端受监管影响比较大,融资收紧去杠杆,最主要集中在非标产品上,所以房地产信托整体规模大幅缩减。

疫情影响下,安信信托等多家信托公司房地产信托产品在利率下行、企业置换成本、特定类别资产荒、避险情况下被迫延期。

7月26日,上海一信托行业人士向记者表示,房地产信托业务较为“敏感”,信托公司在项目运营过程中具有管理义务,如项目存续期融资企业发生现金流急剧萎缩等重大负面事件,这必然会对续存的房地产信托项目带来风险。

全年预计压降3.5万亿

今年以来,信托行业风险频发,产品发生逾期,监管严基调正在延续到下半年。

根据平安证券预计,2020 年融资类信托收缩 1万亿元,事务管理类信托收缩 2.5万亿元,总规模有望达到 3.5万亿元,收缩节奏上主要集中在下半年。

近日,银保监会正式印发《关于开展银行保险业银监会关于市场乱象整治“回头看”工作的通知》融资类业务、非标资金池问题更加明确,指出信托公司非标资金池业务清理进展缓慢,并提出了存量非标资金池业务滚动发行,以及非标资金池承接不良资产,隐匿风险。

方正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齐晟表示,继续压降通道和融资类信托业务的监管意图是,“减少表外信贷监管套利空间,与今年打击资金空转和监管套利基调相一致;化解信托行业风险,继续压降融资类业务规模避免资金池等业务风险进一步扩大;继续严控资金流向,不仅落实“房住不炒”,对于企业而言也起到预期管理和资金统筹规划的提示作用。”

一旦融资类信托业务被压缩,非标资产必然需要寻找新的出路。

“信托行业首次引入非标比例限制,对信托行业非标业务造成巨大冲击,监管规定非标债权类资产任何时点均不得超过全部集合资金信托规模的50%,这一规定打破了房地产公司和信托公司长久以来的紧密合作关系,倒逼信托公司进行业务转型。”国信证券分析师王剑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7月26日,如是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张明照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未来信托业将会面临一个艰难的转型期,资本实力较弱或一直以非标融资为主、业务发展模式单一的信托公司将面临较为迫切的资本补充和业务结构调整压力,能够及早实现非标+标品两条腿走路的信托公司才能够从竞争中生存下来。”

“监管政策引导下,非标融资类业务规模受到严格管控,信托越来越多地选择投资标准化资产,金融已经超过房地产,成为集合信托最主要的投资领域。”用益研究院方面表示。

2020年下半年,A股市场情绪高涨,带动了金融类信托业务的热情。

用益信托网数据显示,7月以来,856只集合信托产品成立,规模为739.37亿元,其中金融类产品规模为267.07亿元,规模占比居第一位。

百瑞信托博士后工作站研究员张坤认为,“信托公司发力金融类信托业务,一方面要借鉴头部证券公司、基金公司和其他投资公司的先进经验,在制度建设、投研体系、金融科技等方面快速提升金融类信托的投资管理能力;另一方面要发挥既有优势,围绕长期合作的优质客户及其上下游产业链,在一级市场和资产证券化等领域持续发力。”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