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房正文

30万亿房贷“破坏”经济?黄奇帆一语中的,“消费率”比不过印度

文|校长

进入6月后有关媒体发布一则消息, 2019年我国房贷总量即将突破30万亿,约占居民银行贷款总数的一半以上。毫不避讳的说,在房贷 “压迫”下人们几乎不敢随便消费,因为房贷已经占到居民“消费率”的六成以上。

30万亿房贷“破坏”经济?黄奇帆一语中的,“消费率”比不过印度

房贷正在“破坏”经济,房产中泡沫与潜力究竟谁多?

受疫情影响,上半年各行各业都不是很景气,国家为鼓励大家消费为百姓下发“消费券”以此来刺激经济。但近几年“炒房”的概念已经深入骨髓,很多业主为“房产保值”不惜用按揭贷款透支财力不断加使杠杆加高。

目前全国住房贷款总量接近30万亿,根据有关部门公布的数据,全国仅商业房贷就有6000万笔(其中还不包括住房公积金贷款),也就表明我国“房奴”数量大约在3亿人左右,其中一部分城市人群每天背负着高额房贷,居民消费水平一旦降低,经济发展自然就会变慢,可以说近30亿的房贷是在“破坏”经济。

有专家通过数据分析出,我国消费率只有40%,而发展远不如我们的印度和巴西的“消费率”均在65%以上,我们的消费率还不如印度,确实很讽刺。

30万亿房贷“破坏”经济?黄奇帆一语中的,“消费率”比不过印度

高额的房价在老百姓看来并没有任何升值潜力,我国消费水平在逐年降低而负债率却在不断增长,这就意味着在高房贷、高房价下,我国地产行业泡沫化远远高于升值价值。

一波“地毯式”新规正在路上。

房价过高才是房贷高的重要原因,“消费率”被印度超越,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1.官方政策调控

7月22日官方在新发布的文件中明确提到,严控房价可以运用法律手段,同时严打投机取巧等炒房行为。国家从法律层面上对地产行业把控,如果地产商还像以前一样做一些投机倒把的事,很有可能被关进“小黑屋”。

30万亿房贷“破坏”经济?黄奇帆一语中的,“消费率”比不过印度

2.“因城而异,地方调控”

长春从8月起将对二套房公积金贷款提高10%的利息,其实按实际算下来也就多几百块而已,并不是很严厉。

与长春相比,南京的新规就严厉了许多,新规提到对拥有南京户籍而没有住房的群体提供不低于30%的限价房。另一方面则是针对离婚夫妻,新规中规定离婚夫妻在离婚两年内不得购置新房,否则按二套房处理。

宁波出台的新规主要是针对“限价”、“限售”、“限贷”等方面作出具体规定。

30万亿房贷“破坏”经济?黄奇帆一语中的,“消费率”比不过印度

面对上半年房价越调越涨的现象,黄奇帆一语中的:

其一,我国部分城市对房地产拥有高度依赖性,为提高GDP不惜怂恿市民买房投资。

其二,地产商囤积土地,因为有银行资金支持可以不断充裕资金链,地产商“拥有土地而不建设”使土地高度集中从而不断推高房价。

其三住房空置,很多城市并不是无房可住、供求不足,而是很多炒房团体空置和囤积大量房源,在房价“平稳”时会有相当多的住房被空置出来。

30万亿房贷“破坏”经济?黄奇帆一语中的,“消费率”比不过印度

黄奇帆所说三点一语中的,我国地产已经出现泡沫大于潜力的现象。印度的发展水平并不是很高,印度消费率高于我们的原因之一在于我们有30万亿的房贷“破坏”。官方出台“一城一策”就是在使楼市逐渐去泡沫化,使房价“长期健康平稳”发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