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房地产投资新闻正文
原标题:房企隐秘的角落

房企隐秘的角落

一夜之间,《隐秘的角落》刷屏。

在静谧如镜的童话般生活表象下,福利院黑幕、校园霸凌、家庭暴力、未成年人犯罪……剧中人在正义与邪恶、善良与冷漠、试探与博弈的大冒险中推进情节,严丝合缝织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黑网,难以逃脱,几近窒息。

豆瓣评分9.0。

新浪微博#隐秘的角落#话题超过38亿的阅读量。

谨献给每个人这一生都大概率会亲历的残酷现实中的隐秘的角落。

如果把《隐秘的角落》投射到房地产行业中,我们会发现,当高速增长的时代已经过去,比拼耐力与持续性的终极挑战开启了地产下半场,为数不少的房企在暗潮涌动中起伏,面临着来自业绩指标、生存发展等更多方面的压力与考验。

而在这个过程中,房企有多少言不由衷,就有多少情怀与现实在隐秘的角落里交锋和撕扯。

万丈红尘一杯酒,千秋大业一壶茶。

由于房地产行业经济支柱的特殊地位,房企大佬向来注重对市场状况的研判,“拐点论”应时而生。

犹记2008年,王石抛出“拐点论”,坊间一片哗然,阴谋论”的说法甚嚣尘上。而在N万亿刺激甫一出台,万科便积极布局,短暂的“沉寂”之后,万科在2010年的房地产调控中逆势崛起,成为国内首家突破1000亿元的房企。

万科二代掌门人郁亮深得“拐点论”的精髓,一边高喊“活下去”,一边逆周期拿地增加土地储备,为下一次大战囤积弹药。

金地董事长凌克虽然在2008年表态不支持王石的“拐点论”,最终却成为“拐点论”的拥趸。

展开全文

不久前,凌克在一个论坛上预测:“2020年到2030年,中国房地产的市场在销量方面将会在一个顶部徘徊一段时间之后,会逐步地下降,即到2030年中国每年的新房销量估计会在7亿平方米左右,即大概回到2008年时。”

客观上说,深耕房地产二三十年,房企既是最大的受益者,又是推波助澜者,他们对高周转有惊恐,深知游戏迟早会game over,但又不愿意第一个转型。“拐点论”既寄希望于让他人先试水,又期望再收割一波政策红利。

矛盾中纠结着无奈。

所以,凌克只说销量的下降,而回避了房价的变化,没有宣之于口的是,房价仍然是比较刚性的,至少在某些区域或某些城市,仍然存在上涨的空间。

如果以10年为周期(2020—2030),这种上涨的空间仍然会高于其他传统行业,所以房地产机会仍然会很多。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房地产公司购置土地数据显示,1—5月份,土地成交价款2429亿元,同比增长7.1%,增速提高0.2个百分点。

没有房企会真的离场。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如果遍地罗马小镇,托斯卡那,加州水岸,到哪里去找中国人自己的乡愁呢?睡在罗马小镇,如何做出美妙的中国梦?”

2003年,泰禾把公司总部从福州迁至北京,黄老板试图以内敛温馨的院落承载中国人的思想观念和审美情趣,并以帝都为核心,把这种产品理念复刻到大江南北。

彼时,黄老板青春激荡,豪情满怀。

黄老板在《谢谢,我的国》中写道:历史的不可预知性,常常令人困惑,也给人喜悦。一个人的命运、一个公司的发展,对于历史和现实的宏大叙事而言,尽管微亮如豆不足道,可同样也能烛照一个时代的命运和精神。

当擎起打造新中式院落建筑、复兴中国院落文化、弘扬中式建筑园林精髓的大旗,走在风云际会的房企前列的时候,黄老板更愿意让公众意识到他对于个人命运、企业命运与国运的思考,以及他一以贯之的人文情怀。

所以,泰禾乐于传播冯仑那句“追求理想、顺便赚钱”的评价,黄老板和孙老板青梅煮酒时所发出的那句感叹,“诺大一个市场,认真做产品的就剩下咱俩了”,以及十年造一院的经历。

无敌,或者自觉无敌,是多么的寂寞。

鲁迅先生说:“人生最苦痛的是梦醒了无路可走。做梦的人是幸福的;倘没有看出可以走的路,最要紧的是不要去惊醒他。”

希望时代能善待有着‘“黄院长”、“院痴”、“院子狂”等外号,有着“住在中国建筑里,欣赏着中式园林美景”的“中国梦”的黄老板。

毕竟,他曾逆流而上,从庭院情结到家国情怀,或许说“大国巨匠”有点过誉,中式建筑文化的引领者还是当得起的。

然而,颇有浪漫主义情怀,以“儒商”自诩的黄老板无可避免地遭遇到对理想境界的无限追求和对现实世界的失望无助间的撕扯。

不过数十年,泰禾便遭遇了资金困局。

江湖险恶,不是只有桃李明艳,春风酥暖,也有夜雨凄清。

一杯酒俯仰须臾,十年灯黯然神伤。

兰叶春葳蕤,桂华秋皎洁。

虽然成名很早,但胡适先生爱惜羽毛,从不轻易下笔,曾经自述写文章“极慢极慢”。

梁启超在文,史,哲方面显赫的声名掩盖了他在书法上的成就,但实际上,他的片纸只字都会有人收藏,所以,胡适称誉其“连个小纸条也不乱写”,三万余件遗墨真迹,没有一件是“苟且落笔”的。

以两位先生为例,不过想表明,视声名如生命一样重要的正途是严于律己。

而不是靠买榜单。

公众号“地产八卦女”在《房企排行榜中的血色江湖》一文中对此有过具体描述,张大伟更是直言,“千万不要买2018-2019年销售排行榜名突然上升的房企,尽量不要买销售额涨幅超过50%的房企房产”。

锦衣夜行是对房企过高的期许,可总会有人看破“皇帝的新衣”所蕴藏的玄机。

兰于春生,桂在秋发,葳蕤皎洁都是其本性,而并非以此博得折取欣赏。

不断膨胀的数据,数据注水的歪风邪气,虽然人为地制造了供销两旺的局面,但资本更看重的是房企的真实运营和盈利能力,千亿规模不再具有说服力。

在《隐秘的角落》里,一再提及关于笛卡尔死亡的两个版本。在童话版本里,笛卡尔与美丽的公主突破重重阻力相爱;在现实版本里,公主根本就不爱笛卡尔,笛卡尔不是死于疾病,而是死于背叛。

房企也擅长于避重就轻、心向朝阳的叙事。

祸福看似远在两端,其实只在一饮一啄间。

选择相信童话,还是真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