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房地产投资新闻正文

郡博拜腾赛麟集体退场,一地鸡毛谁来埋单?

原标题:郡博拜腾赛麟集体退场,一地鸡毛谁来埋单?

【导语 :如果说有很多不知名的新势力造车也如昙花一现,像流星一样在国内车市闪过不足为奇,那最近郡博、拜腾以及赛麟这三家新势力造车企业爆出的危机,足以证明国内的新势力车企们已经走到了悬崖边上。特斯拉登顶全球市值最高的汽车企业,并没有带给投资人对这些新兴车企更多的热情和信心。相反这些无法实现自我造血的公司,已经走到了悬崖的边缘,破产瓦解或许只在旦夕间。】

撰文|张 弛、编辑|禾 子

相比于更多其他默默无闻的新势力造车企业,郡博、拜腾以及赛麟的声势都还算不弱。郡博的前身是思致汽车,在国内的底盘调教领域也是颇有建树;拜腾有着毕福康和戴雷这样业界成名的人物加持;而赛麟汽车不仅拉来美国超跑赛麟作为品牌的背书,也是网罗了大量国内汽车业界成名的人物加盟其中。拖欠工资与供应商付款、承诺的投资款迟迟无法到位,新冠疫情成了他们口中最好的借口。但即使没有疫情,以他们推出的车型来评判,他们都难言是一家合格的车企。

郡博拜腾赛麟集体退场,一地鸡毛谁来埋单?

新势力造车倒下谁最受伤?

新势力造车倒下最受伤的莫非地方政府和大批汽车人莫属。地方政府为了给当地寻找产业支柱,又是送地,又是给政策。税费优惠不算,还会自己投资或者牵头下辖国企投资平台,为这些新势力企业投入真金白银。如皋给了赛麟几十亿的资金,而南京市政府更是同时投了拜腾和郡博,金额应该不下上百亿,成为这场新能源造车闹剧中最出名的地方政府。此外,作为主机厂的一汽本来将旗下的造车资质卖给了拜腾和郡博,但目前来看,原本承诺的相关款项目前来看都将无疾而终。从维稳的大局出发,相关员工的补偿款应该也要从一汽自己的账上进行拨付。

郡博拜腾赛麟集体退场,一地鸡毛谁来埋单?

展开全文

新势力车企中的普通员工,则是这场汽车闹剧中最大的受害者。他们通常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生活在一线城市的不少还有比较沉重的房贷负担。对于这些车企内早已实现财务自由的高管来说,休息一段时间再出发在当下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对于大多数普通员工来说,在没有任何补偿的前提下的离职,无疑是一场灭顶之灾。尤其是拜腾将南京市政府拨付的用来支付国内员工工资的1000万资金,调到北美支付拜腾北美员工工资,更是让其国内员工义愤填膺。这三家公司以及绝大多数的新势力造车企业的员工都来自传统的汽车企业,他们不仅是为了高薪,更是为了一个美好的梦想,放弃了稳定的工作来追求更大的挑战,希望在有生之年可以有所成就。但不曾想,他们跳入的是一个个坑。

郡博拜腾赛麟集体退场,一地鸡毛谁来埋单?

剩下的新势力造车企业怎么办?

国内新势力造车企业中,唯一可以算上岸的企业就是蔚来。得到安徽国资百亿注资,使得蔚来可以喘一口气,短时间内当没有倒闭之虞。而2019年,蔚来汽车的心路历程恐怕已经不是一个难字可以描述。被特斯拉挤出上海,和北京亦庄以及湖州国资的擦肩而过,股价一路下滑,让蔚来也是数度游离在破产的边缘。而蔚来也仅仅是可以喘一口气而已,面对竞争已经堪称白热化的纯电动车红海市场,蔚来稍有半点松懈,则可能前功尽弃。

郡博拜腾赛麟集体退场,一地鸡毛谁来埋单?

已经实现交付的新势力造车企业,前景同样堪忧。一方面是传统主机厂都已经开始向市场大量投放纯电动车型,尤其是纯电动SUV成为各大主机厂必不可少的产品;另外一方面,国家对于新能源汽车的补贴设置了阀值,这就必然会导致特斯拉和传统主机厂大量推出售价在门槛之下的产品,这对于很多新兴品牌是有很大冲击,尤其是会进一步打压本来就处于亏损状态的造车新势力的单车利润。与此同时,疫情冲击之下,国内虽然很快控制住并实现了复工复产,但是疫情对于移动出行公司的打击不可小觑。在国内电动车消费仍然是出行公司占大头的情况下,没有了这个大客户,电动车销量前景堪忧。而尚未实现交付的新势力造车企业基本已经凉凉,除非在核心技术上得到突破或者有什么独到之处,否则以同质化很严重的产品,很难赢得国内消费者的青睐。

郡博拜腾赛麟集体退场,一地鸡毛谁来埋单?

房地产企业造车靠谱吗?

新势力造车企业所有资本都有赖外部输入,那房地产企业靠谱吗?以恒大和宝能为例,在我们还没有看到其研发出真正有竞争力的车型之前,在全国就已经投资上千亿圈地搞起了汽车城。这些汽车城,不少是和房地产项目相关联。如果它们真的能够在汽车研发投入上真正做一些事情,那开发一些房地产项目作为现金流的补偿也未尝不可。但如果它们是打着汽车开发的幌子,行房地产项目之实,那对于国家和社会来说,反倒是会产生不少负面的指标意义。

郡博拜腾赛麟集体退场,一地鸡毛谁来埋单?

房地产企业素来强调高周转,其本身就已经高企的负债率,会让其对回报时间有一个较高的要求。而汽车则是一个重资产行业,一家汽车企业从诞生到成为可以源源不断提供现金流和利润要经过很长一个周期,非三五年不可。以蔚来如今仍然未能实现毛利率转正,且亏损动辄百亿一年的情况看,宝能也好,恒大也罢,汽车业务要想盈利,依然前路漫漫。

郡博拜腾赛麟集体退场,一地鸡毛谁来埋单?

除了财务指标上面的差异,像恒大、宝能这样的房企在管理文化上和国内大多数车企也不太一样。宝能最早招揽的一批包括李峰、蔡建军在内的北汽系统的高管都已经纷纷离职,而如今的日产体系下的一群日系高管,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去很好地适应国内文化也是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而恒大汽车旗下的恒大动力集团常务副总裁吕超的离职,以及相关散落出来的信息,也能发现传统汽车人和房地产企业之间在企业文化上还是需要花很长时间来相互适应的。

点评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红楼梦中的这句话,对于时下的绝大多数新势力造车企业来说都是最为合适不过的。这些缺乏长远规划且管理团队毫无融资以及运营能力的新势力造车公司,和之前大量倒闭的P2P公司有什么差异呢?融到资金,赚到钱,高管们享受到了最大的利益;而一旦公司破产,那需要地方政府以及普通员工来默默承受。我们之前疾呼,地方政府要对这些公司的投资把好关,不能一股脑地追求新能源造车。现在仍然需要疾呼,对这些公司的每一笔支出进行一个审计。地方政府的钱,是当地纳税人的血汗钱;作为弱势群体的普通员工,更需要得到政府的支持,拿到他们应得的工资。

(本文系《禾颜阅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