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房地产投资新闻正文

千亿首富的秘密:怎么优雅的空手套白狼

原标题:千亿首富的秘密:怎么优雅的空手套白狼

前情回顾:

郑三猪在疫情期间去Z 市城投催收时偶遇人伦惨剧;老区王区长借钱无门后准备重启“两高一剩”产业来自救;财政局孙局长望着北京三里河的方向苦盼龙王布雨;千亿光辉集团终于在暴雷后召开了债委会;李市长与虎谋皮,招商引资胡六能并着手启动总投资高达700 亿元的中华智慧康养城

永昼市,光辉集团董事长办公室。

胡六能独自坐在大班台面前,手机播放着一首叫做《秋天》的歌曲。

这首歌的原唱是郭峰,词作者是国资圈内的传奇人物李先生。

秋天/ 时光的盛宴/ 倾听色彩的合唱/ 果实满足的感叹

春天已远/ 往事如烟/ 不知那春水般眀眸/ 是否还让你心乱

年轻时的所有梦想/ 有谁能够都去实现/ 一路温暖多于遗憾

既然忠诚于内心情感/ 就让我们把酒斟满/ 一起举杯为昨日干杯

尽情畅饮直到明天

秋天/ 季节的峰巅/ 回望起伏的道路/ 落叶预告的残延

月满则缺/ 心有不甘/ 唯有和家人欢颜/ 能让你心地坦然

光阴流转人生绚烂/ 雨过天晴终归平凡/ 半生苦累换得心安

既然无悔曾经选择/ 就让我们一起去望/ 远望霞光满怀心间

尽情感受天高云淡

听着听着,堂堂的千亿帝国掌舵者,冲击世界500 强的知名企业家胡六能先生竟然像个孩子一样,抱头痛哭了起来。

胡六能的发迹史有些无厘头,还有些宿命的意味。

作为永昼市委组织部从北京财政学院引进的青年干部,在1992 年的那波下海潮中,胡六能选择了一个非常土里土气的营生:煤老板。最早的两家煤矿,位置就在胡六能当镇长的光明镇。

在原始积累初期,胡六能没有原罪,没有巧取豪夺。这两家煤矿是深层煤矿,开发成本很高。在挖几锹土就能挖出煤的光明镇,只有浅层煤矿才讨人喜欢。深层煤矿什么的,鸡肋的狠,没人感兴趣。当地村长感恩胡六能当镇长期间做了不少利民的实事儿,所以从中说合,胡六能以象征性的价格拿到了两家深层煤矿的所有权。

北京来的胡六能,从一开始就认为当地的乱采乱挖现象不可持续,国家肯定要开始一轮监管。所以胡六能拿到两家深层煤矿后,办的第一件事不是挖矿,而是去托人办了采矿许可证。然后呢?然后胡六能什么都没做,等着。

展开全文

其实也不是什么都没做,只是别人不知道他在做什么。辛辛苦苦盘下来的煤矿,居然不挖了赚钱,图啥呢?乡民们都嘲笑胡六能读书读傻了。

原来胡六能去京城请人来做储量勘探和价值评估了。评估了多少钱?9 位数!

虽然都是纸面富贵,但胡六能最大的优点就是耐心,他愿意为了一个或有的目标去铺垫1 年,2 年,3 年,乃至5 年。期间无论遭受多少磨难,他都可以忍耐,直至目标最终达成。而当代年轻人最大的问题就是缺乏耐心,没有长远的眼光。

所以有的人可以耗费数月时间来创作一副作品,有的人却只愿意花2 个小时看一部电影。更有甚者,2 个小时的电影都得快进播放,他只接受2 分钟一个的短视频。没有延时激励的耐性,快乐也是短暂的,回报也是渺小的。

胡六能在第一个模式趟通以后,把永昼市的所有贫困乡镇都跑了一遍,越穷的地方越跑,因为成本越低。等到几年后国家煤炭产业迎来第一轮整改时,胡六能手上的煤矿已经有了十几个,而且都有采矿许可证!到这时候,按评估值,胡六能的纸面财富到了十位数!

永昼市首富胡六能,一名靠贫困乡镇撑起来的企业家,都是纸面富贵,开着辆破捷达,靠着帮人做贸易流水强撑着惨淡的生活。又过了几年,胡六能踩着节点转让了几家煤矿,终于有了点活儿钱,真正迎来了新生,事业要腾飞了!

有了钱后的胡六能,在赵先生的点拨下,果断的转型房地产,同时参股了当地的几家小银行。期间,不乏有永昼市的领导和省里的领导找上门,希望胡六能能帮忙入股当地的几家破败国企,直接参与到国企改制中。

胡六能心里像明镜一样,各有各的门路,互相帮衬就是了,都是兄弟。所以胡六能只是入股,从来不参与上述企业的经营管理。没想到又过了几年,这些改制后的混合所有制企业,既有国资的信仰加持,又有市场化的灵活机制,还有无可比拟的属地资源,一家家都成长为了巨无霸。

胡六能收获颇丰,甚至有一家企业,胡六能最初只投资了不到500 万元就获得了49% 的股权,而该企业现在已经登陆A 股上市,市值数百亿元,成为了光辉集团旗下最耀眼的明星企业。

当然,成也兄弟,败也兄弟。光辉集团的暴雷,还有一件秘事。原因还是出在兄弟身上,和信托有关。

在暴雷前,胡六能一直想收购一张信托牌照。但是他想堂堂正正的收购,而不想有灰度的去捡便宜货。多花钱,但是心里踏实。少花钱,谁知道后面埋着什么雷。为什么想收购信托牌照?还用想吗?当然是自融啊!这可是价值百亿的稀缺牌照。

光辉集团虽然负债几百亿,但是很少做信托融资。因为胡六能心中明白,凡事只要和老百姓扯上关系,就很难市场化处置。所以光辉集团负债虽多,但主要是债券和银行贷款,机构对机构,就算不还了,大家还是客客气气。

公对公撕破了脸,一点不影响私下继续喝酒呀。

暴雷前几个月,胡六能听说了好兄弟苏小强的消息。苏小强也是中小房地产开发商,但是苏小强手里有一张民营信托牌照!苏小强前些年在二三线城市搞了很多小地产,里面大量的使用高利息和短期限的信托资金。随着二三线城市房地产市场的回调,销售情况不乐观,苏小强的现金流有些撑不住。期间,苏小强曾经联系过胡六能,希望把信托牌照卖给胡六能。

胡六能虽然手上没钱,但还掌控着几家小银行和租赁公司呀,挤一挤,过过桥,拿下牌照就自融,还是可以接下来的。但一番尽调后,胡六能发现苏小强有苦自己知。

胡六能搞煤矿、搞地产、搞银行、搞并购等等,终归都是市场化的事情。就算企业暴雷,也是市场的事情由市场来了,自己还是干净的,未必不能全身而退。但是,苏小强的信托牌照里,似乎有些不可名状和不能言说的故事。苏小强虽然是轮船的舵手,但他似乎无权决定轮船的方向。

在光辉集团暴雷前,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在留足种子的前提下,胡六能把集团账面上最后的50 多亿元资金,主动提前还款了苏小强的信托贷款10 亿元。余下的40 多亿元,胡六能全部打给了下属各子孙公司,而各子孙公司,又全部把钱拨到了各个项目上。这么做有什么奥秘,就得读者朋友们自行体会了。

疫情过后,苏小强搞自融的窟窿终于捂不住了,成了今年的超级惊雷。听说苏小强有些气急败坏,对着某位领导不停的叫嚣:

风险都是你们引爆的!能处置的风险才适合引爆,处置不了的风险,你们引爆了干什么?投资人、信托公司、政府、你们和我,究竟谁从中得到好了?

而当监管审查存量项目时,发现光辉集团的10 亿元信托贷款已经提前到期还款。已经结束的项目,自然就不用查了。这笔钱的委托人,究竟是谁呢?

胡六能听说了苏小强叫嚣的消息后,不由得有些想笑:

苏小强欺负领导看不透吗?目前最大的风险,就是苏小强自己。而解决所有问题的线头,也得从苏小强开始。拿着投资人来要挟领导,最后一定会偷鸡不成蚀把米,把领导彻底激怒。

把长期积累的历史问题全部压到苏小强自己身上,对苏小强来说,不一定公平。但即便英明如魏武帝,在官渡之战时遇到难处,也是找粮草官借了礼物才撑过去的。

胡六能无可奈何的摇了摇脑袋,重新理了理思路。老区的700 亿元中华智慧康养城是肯定要做的,但是随着政策层面对房地产融资的收紧,又该去哪里找钱呢?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如果不提前亮出启动资金,怎么可能骗的过李市长这名老狐狸!

实际上,胡六能早就已经有了主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