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房地产金融正文

杨树军:港真,最好的学区房就是你家的书房

原标题:杨树军:港真,最好的学区房就是你家的书房

杨树军:港真,最好的学区房就是你家的书房

【杨树军专栏】

港真,最好的学区房就是你家的书房

原创作者|杨树军

学区房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地产中介共同编造的谎言。

“学区房”的说法在哪里使用频率最高?当然是地产中介那里。初中和高中有中高考,都是硬的不能再硬的指标,神奇的是,是“牛小”还是“渣小”也是中介们说了算。

把房子的价值跟某所学校联系起来只是卖房者发掘的一个题材——学校与房子之间原本并没有关系,让它们发生关系的是中介的嘴。国外有一种房子的税收是直接给旁边学校的,房子越贵,理论上学校的经费越有保障;学校办好了肯定会带动周围的房子升值。但有些房子与学校的关系却要复杂得多。

北京实验二小是宇宙名校,它的学区房就是两条胡同:文昌胡同文华胡同。北京旧城区的胡同里基本都是老旧平房,平房与平房之间可能还有一些没有居住功能的过道,可以用来堆放杂物,停放自行车。早在2016年春,媒体报道说文昌胡同一个带实验二小学位的过道,卖出了每平米46万元的天价。

2017年10月31日,上海的汤臣一品售出了一套597平方米的豪宅,总价2.05亿元,成交均价高达34.3万元/㎡。它甚至比不上北京胡同里一条没有实际功能的过道。

如果说房价就是个泡沫,学区房就是泡沫上面的泡沫——那既不真实,也没有意义。

自助餐厅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迎合我们的贪婪——它暗示我们:吃的越多越好。在一个丧失理智的房地产市场中,“学区房”就是那道卖相最好的甜品。

杨树军:港真,最好的学区房就是你家的书房

展开全文

当学区房越来越昂贵时,有购买能力的群体逐渐窄化为少数富人。买不起的人就会想别的招数,比如以投资的名义强行上车,等榨干学区房此轮价值后,通过转手的方式继续榨取下一个学位刚需者。

从学校角度来说,一所聚集了一群有钱人和投机客的学校能算是一所好学校吗?或者,一所学校是因为有能力聚拢一批有价值的家长、好学生而成了一所好学校?还是一群好家长、好学生成就了一所好学校?

名校长肯定是有的,但大体上所有的名校都是可疑的。

好学校是什么意思?好学校肯定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它应该是校长跟老师长期努力的结果。但校长是有任期的,一所真正的名校一定是有着深厚积淀的学校——没有办学董事会或类似有权力遴选校长的机构,学校价值的传承如何落实?没有价值传承的学校如何形成积淀?现实生活中,某人到某地任校长肯定不是基于他对某种文化的认同,校长同样不可能依据某种理念选择老师。

公立学校的校长任命权限在地方教育行政部门——大部分任命只跟某个级别和职数有关,学校文化是个什么鬼!

体制内学校基本没有传承的基因,校长的职业成就也主要来自中高考这些单一的评价。从制度层面,校长在意的也只是当下这一刻,学生一生的幸福就只能看各自的造化了。

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在行内跟这个论断一样著名的是: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质疑前者的通常是业内人士,后者似乎是成立的。或者应该说是一所名校里必然有一个名校长——问题是他与学校之间的关系从来都是不确定的。

如果大部分校长与学校的联系十分模糊时,你想象中的那所名校在哪里?如果名校不能确定,你不惜一切代价买来的学区房的价值在哪里?

杨丽萍被人指称“不生孩子是女人最大的失败”,她的回应更像是人生导师:每个人都会走向死亡,希望我们都能自在。

要么是数十万单价的学区房,要么是一年十几万学费的私立学校,这些最后的功能就是增加我们的焦虑程度。

事实上,很多家长内心的焦虑与创伤要靠孩子的出人头地去疗愈——前提似乎就是拥有一套学区房。这些家长即便已经获得了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但对自己的人生从未有过认真的审视。精英们选择了私立学校后,教育被改变的可能性更小了,因为剩下的人只能在一些无关紧要的领域互撕——那通常离教育本身十万八千里。孩子的现实生存环境如此艰难,干脆不生孩子的选择也应该被我们理解吧。

46万的单价肯定是供求双方博弈的结果,问题是谁在消费这样的“奢侈品”?事实上,为这种东西付费的人严格来说都是买不起的,因为真正有支付能力的人可能压根儿就看不上它附属的学位。

有钱人一早把孩子送去国际学校,甚至去外国读幼儿园了……剩下的才拼命去挤进所谓的牛校。他们一边拿大半的收入来供房,一边希望孩子能够拥有一个幸福的人生——聚集了一大群焦虑中年家长的学校基本不可能成为好学校。至少站在学校的角度,根本就不希望遇见这样的家长群体。

买学区房,入读名校,然后上北大清华。肯定不能说北大清华出来的人不优秀——他们原本就是人群中的佼佼者。只是这些佼佼者在进北大清华之前原本可以做一些更有价值的事情,而不是让一匹千里马去拉磨——拉磨他也会比普通马强,但也有可能拉着拉着就成了普通马。

这才是大家的焦虑源……跟“学区房”有什么关系?

北京第二实验小学的所在地就是原来的清代平郡王府。

很多爱《红楼梦》的人都相信,平郡王府的东西两府就是贾府中宁荣二府的原型。还有的考证认为,后来袭爵的平郡王就是《红楼梦》里北静王的原型。

钟鸣鼎食的贾府肯定是天下最贵的“学区房”,贾府配套的学校也应该是世界名校了吧?

《红楼梦》中贾府还真有一所“义学”,书中跟这所学校有关的情节也不少。但我们知道那里唯一的教师兼校长就是老迈而昏聩的贾代儒,那里的生源情况很复杂,校园欺凌现象频发,而且“义学”的硬件情况一般,经费似乎也没有保障。贾赦、贾政、贾珍、贾蓉、宝玉、薛蟠都是那里的毕业生,好像没有一个合格的。

这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学区房与名校的某种真实写照。贾府没有能力请一个好老师吗?贾政表面上也很重视教育,但事实上他们仅仅是焦虑——这肯定不是一所学区房能够解决的。

日益飞升的学区房就像是我们社会肌体里疯狂增加的癌细胞,它可能不会立即致命,但总让人觉得剩下的好日子已经屈指可数了。

这次突如其来的大疫,让我们猝不及防,也无可奈何,但我们也可以试着说服自己——好吧,我们都不喜欢某些事情,但生活就是这样!我们的生活原本就不轻松,但对大部分家长来说,仅仅撇开学区房,就能感觉到生活还算得上美好呢。

芬兰人被问到最好的学校是哪所时,他们一定会回答:家旁边那所。因为他们的学校每一所学校都很好,或者说都不怎么样——关键就是均衡。

均衡也是我们正在追求的目标,在此之前,最好的学区房就是你家的书房——因为你的智慧与见识比学区房更有价值。如果你家孩子天生资质不好,你该做的就是尽早承认它;大部分孩子的情况都取决于你怎么做——你至少不能从一开始就去控制他,直到你无法控制为止。除此之外,你做不到的就不要幻想孩子可以做到,比如你从不看书,你家孩子基本不可能阅读。时代早就不同了,如果你的人生悲催,想指着孩子翻盘的想法已经相当幼稚了。

是的,世界上最好的学区房就是你家的书房。因为说到底,适合你的才是最好的。每个人都有自己专属的台阶,孩子需要欣赏,最好的教育就是放养——本质上,如果心里没有真正明白,你怎么做都可能是错的。

即便拿到学区房也不代表你的问题都解决了。再出色的孩子也有无数个问题需要父母一起面对,不同阶段有不同的问题,有学业上的问题,更多的是心理上。孩子就是冰山一角,水下那八分之七的部分就是父母的见识、学养与德行。

深圳人已经被高房价逼的要去香港买房了,实际上,这里的大部分家长只要拿到公办学位就已经很开心了。

与其挖空心思去追逐所谓的名校,不如回到书房看几本闲书——尽管读多少书都不代表你就该拿到学区房。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不一定让你开心,但只要开心你已经成功了……所以,还是老话说的好:做人呢,最紧要就是要开心啦。

作者简介:校长,已出版作品包括《子曰·我曰》《村里最好的学校》等。

(本文为杨树军校长原创投稿,微信公众号“杨树军”亦发布)

杨树军:港真,最好的学区房就是你家的书房

评论